叫叫叫叫叫

Would u wanna run away too?

Stuck on the puzzle



灵感来自Alex Turner- Stuck on the puzzle. 爱他。

深夜失智结果,未改,OOC怪我,占tag抱歉。


I have been searching from the bottom to the top for such a sight...
As the one I caught when I saw your fingers dimming in the light.



无论怎么样,Off都觉得自己是一个比外表看起来要冷淡得多的人。当gun这次一如既往地挂在他身上,装着委屈地说"爸比你太冷漠了"的时候,这个想法又冒了出来。于是他没像以前大多数时候那样说些好笑的垃圾话顺着Gun的话说。他只是面无表情地嗯了一声,然后把Gun扒拉下去。他叫了计程车自己回家。
而被他丢在后面的Gun知道他生气了,却不知道他在生什么气。因为直至Off走掉的这一秒之前,这天都只是一个风平浪静的工作日。跟每一个平常的,打闹着过去的日子一样。

Off窝在沙发上自己生着闷气。说他生Gun的气是完全没道理的。Gun什么都没做—他在快要下班的时候跟Off说下班的时候收拾得快一点,因为他今天要跟朋友们去某个主题派对玩,所以下班以后要尽早把Off送回家。对于夜店小王子来说再平常不过的事,Off却突然很不舒服。他嘴上嗯啊地答应,听着Gun跟他的朋友打电话商量着今晚要怎么玩,发出一连串的笑声和兴奋的样子,没来由地一阵恼火。当下的他没搞清楚自己的心思,只觉得心里窝着窝着很不畅快。
这种状态一直延续到下班。他磨磨蹭蹭地收拾着他的东西,Gun在旁边甩着车钥匙催促他快一点。他突然把手上的东西一摔,"你这么着急的话,我今天自己回去好了。"他说。Gun在手机上打着信息,头都没抬:"不用,我可以送你,你快一点就好了。"

"我自己回去。"他又说,加重了语气。Gun抬起头看他。
"可我会担心的。想送你回家。"虽然觉得Off有点莫名其妙,Gun还是这么说。
"不麻烦你了。"Off没看他,背上包就要走。
"爸比你太冷漠了。"Gun伸手拉他,用一贯撒娇的语气说。每一次他隐约觉得两人间的气氛有些紧的时候他就会这么说话。他多数猜不到Off的情绪,但他知道这么说话总能管用。Off会顺着他的台阶下来,说些无关紧要的话,两人又会嬉笑如常。应该是因为Off不太能控制一下子升起来的负面情绪吧,Gun这么想,他一定是控制不住才生气,而不是真的生他气的。所以给个台阶他就会下来了。
但Off把他手推开向外走的时候,Gun知道他是真的生气了。但不一样的是,以往Off的怒气都有迹可循,而这一次Gun真的猜都猜不出来他到底在气什么。

当Off瘫在沙发上吃掉了一整个加大的披萨,又打了好几个小时的游戏,曼谷的天终于黑透了的时候,他的脑子终于从负面影响中稍微缓和了过来,开始分析他的情绪了。他不是怒火中烧,他甚至称不上"生气",顶多是窝在心里面很不舒服,什么事情都不想干罢了。莫名其妙地丧。他很熟悉这种感觉,每个人都应该很熟悉。就像你在回家的路上听歌,听到你喜欢的歌的一半的时候音乐断了,因为你的手机没电了。于是你在整个回家的路上都闷闷不乐,可是回家不听歌根本就不是什么大事,甚至不是事。可你就是很不开心。Off仔细想想,今天的不开心,就是手机没电这么点大的事情而已。但是为什么呢?
Off不傻,他知道这肯定是因为Gun. 然而Gun又做错了什么呢?他在心里为Gun辩护着。于是他又觉得丢人,好像自己今天是一个非常无理取闹的人,莫名其妙地就生气。走之前这样跟Gun闹一闹,也不知道会不会坏了他去派对的兴致。应该不至于吧,他赶紧否决掉这个想法,你以为你是谁啊,他悄悄diss了这么想的自己,非常努力地打消掉这个想法。可惜心里的愧疚已经收不住了。
诶等等,我可是在生他气。我为什么还要愧疚啊?他这么想,然而马上又发现不对。所以又绕回来了嘛,我到底在生什么气啊。他苦恼地挠头。他仔细地想了一遍今天两人的互动,再正常不过了。除了下班的时候……难道是因为Gun今天没有送他回家?但明明是自己拒绝的吧……
还是因为Gun要跟他的朋友出去玩?
想到这里他坐直在沙发上的身子不自觉地耷拉下去。于是他知道问题就出在这里了,Gun要跟他的朋友出去玩。他不喜欢Gun跟他的朋友出去玩,所以他闷闷不乐。
是不喜欢Gun跟朋友出去吗?好像又说不通。Gun也经常跟Tay啊P‘Kwang啊还有别的他不认识的人出去玩啊,以前自己怎么没这毛病。
他往下想,是Gun兴高采烈的样子。他心中泛起一阵酸楚。是吧,是这样的吧。Gun在打电话的时候那么开心地叽里呱啦说了一堆,而自己听都听不懂。他又想到Gun上周拉着自己去买衣服,也是提前一周就为这个派对准备了。也是啊,Gun一直是派对动物,而自己这种一下班就回家宁愿打游戏看电影的人,听不懂这些主题派对什么的其实也很正常吧。比起Gun每天都在ig发他在各种夜店疯的样子,Off这个更为年长的人上一次去夜店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本来Off就知道他跟Gun差很多,朋友圈,性格,爱好什么的重合度都很低,顶多是都爱臭美罢了。但他没想到他跟Gun会差那么多。也是,虽然每次他跟Gun说什么喜欢的游戏电影的时候,Gun都会很认真地笑着听,但现在想起来,好像也都是兴致缺缺的样子。这么不同的两个人,如果不是因为工作,怎么会凑到一起。想到这里Off又非常沮丧,甚至想多叫一份披萨。
Gun呀……Gun喜欢的,能令Gun那么兴高采烈的东西,他居然一点都不了解。

"叮咚"手机提示音适时地响起,他拿起来看。是Gun发的快拍,他跟那个非常要好的女孩子在舞池中间勾肩搭背地,笑的看不见眼睛。正是我需要的,Off苦笑一下,把手机反过来盖住。他心里更不舒服了,胃也开始窝成一团。
我这是……吃醋???他大胆地提了一个假设,然后成功地被自己吓到。你开玩笑吧???他质疑着,但又没办法找到更好的解释。
他又打开Gun的ig. Gun在ig上面发过的他们的合照,要么就是营业需要才发的,要么就是酷酷的。哪里有笑成这个样子过。他盯着手机好几分钟,最终挫败地承认了这个事实。
营业哪里能让人真的开心呢。他想,并沮丧地发现这个结论牢不可破。
但……他又想了想自己。自己确实有过很好的时光啊。跟他一起上节目,玩弱智又羞耻的游戏,逗他笑,惹他脸红,被他打,被他追着喊爸比,被他抱得一动不动。一想起来就像洪水决堤,画面全都哗啦啦地涌出来。
他又想起来,跟Gun在一起的自己好像总是笑着的。
我喜欢Gun?
他想了想,想不出个所以然。但他至少是喜欢和Gun呆在一起的。
他又想起听歌听一半断掉的那种感觉。是因为自己真的喜欢听歌才有这种困扰吧,别的人哪会有这种感觉啊。
所以我真的喜欢Gun. Off视死如归地这么想,脸埋到沙发里,难为情又不敢相信,但又想偷笑。
Off一直都觉得喜欢人是件相当难的事情。说他自视甚高也好,但他真的想象不出来自己喜欢的人得能好成什么样子,自己才会喜欢上他/她。也不是没喜欢过人,但都是读书时候居多,似乎是年轻人过量的荷尔蒙在作祟。越长大他就越难喜欢人,身边的大家固然都很优秀很好,但总觉得缺点什么。
所以Off一直觉得他比看上去要冷淡得多。他好像觉得周围的大家都很好,相处的都还可以,但没有哪个是他想一天24小时都对他好的。这么想来,Gun算是一个。
不过自己这个鬼样子,谁看得出来他想对Gun好。漂亮话不会说,偶尔撩一下还为了搞笑效果,油腻得可以。总是故意一副嫌弃的样子。
怪谁啊,当然是怪自己啊。Off一直相信既然能搞笑解决的事情为什么要真情实感呢,自己说垃圾话特别在行,而听的人都会笑,还有什么更好的沟通方法呢。真情实感无异于解剖自己,听的人还会有心里负担。何况让他说些关爱的话真的比登天还难,他宁愿让你笑一笑。
可是钟鹏啊,这样就很难看出你真实想法了哦。
要说喜欢Gun的话…Gun到底是哪里不一样呢?
Gun好像能透过那些话看到他的真实想法。在直播的时候如果Off说了什么让他生气的话,他会知道Off下一句的没话找话就是Off说对不起的方式。问Off想不想他,off反问他我的礼物呢,他知道这是Off在说想。甚至所有人都觉得他两在故意为了营业发糖的时候,Gun能看出来Off是真的想对他说这些甜甜的话。Off不坦率,Gun看破却不说破。Off觉得Gun懂他。
他想起Gun带他一起看流星雨。他说流星雨有什么好看的无聊得要命还不如在家看电影。他心里想看死了,但公司这么多人听着,他觉得要说去的话也实在太丢人。大老爷们多大岁数了还看流星雨。Gun知道他想去,在办公室软磨硬泡地让他去,最后他装着不好拒绝的样子只好答应。虽然最后也没看到流星雨,两人干脆就在山顶看了一晚的星星。Gun给他指这个星座那个星座,他却只盯着Gun. Gun的指尖被星星温暖的黄光包围着,嘴里说着他没听清的字眼。Off觉得这个场景比没看到的流星雨还不真实。所有的,年少时无处安放的荷尔蒙,这么多年来积攒的喜欢,没来由的焦虑和负能量,自我否定,无数次偷看,暧昧不明的话。全都在这一个场景里被解放。
破案了。他就是喜欢Gun. Off视死如归地这么想着,甜蜜又忧愁。一整晚,或者说是一直以来的谜团终于得以解开。
但真的解开了吗?他不知道该怎么办。Gun也会喜欢他吗?可他毕竟无趣别扭又麻烦,长得还不好看。跟Gun也没多少共同语言。
但Gun只会抱着他不撒手。而且是镜头之外的Gun. Gun叫他爸比,Gun经常说喜欢他,Gun听他说话总是笑,Gun……
Gun真是个麻烦精。他最后想。把我Off Jumpol弄得苦恼得像在准备一门根本没学过的考试。重回18不过如此了。
他对Gun会不会喜欢自己一点把握都没有。他只觉得Gun很懂他,可他却一点也不明白Gun的心意。但不要紧,不要紧。以性子急出名的Off这次居然这么想。不要紧,不喜欢就……不喜欢就……
他想不出来。不喜欢就哭好了。他在心里逗自己,不知道是真还是假。抬头看了看时间,整晚都快要过去。无论怎样,还是很抱歉下午那样子对他。这人也应该玩完回家了吧?
他找了一张自己最智障的表情包,把自己的脸P到电冰箱上发过去。"电冰箱说他不是故意那么冷漠的。"Gun显示已读,但没有回复。他好像看到了Gun在那边笑成一团的样子。他很有自信,因为Gun总是被他无聊的垃圾话逗笑。

Off只睡了两个小时。他看着镜子里自己的黑眼圈,虽然崩溃但觉得这个夜熬得很值。
电话响个不停,他不耐烦地接起来:"谁啊?"
"爸比,"他想了一夜的人带着笑意的声音从那头传过来,"快点下来,一起去上班。"像无数个平淡,略带凉意而又阳光灿烂的早晨一样。

评论(8)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