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叫叫叫叫

Would u wanna run away too?

眼见难实 / We don’t believe what’s on TV

OGO无差,HE,瞎写,OOC怪我,占tag抱歉. 欢迎评论批评建议。

主要目的是推歌,灵感来自twenty one pilots- We don't believe what's on TV. 是我个人非常喜欢的乐队的一首非常喜欢的歌,顺便钟鹏之前采访居然说他很喜欢Heathens这首歌,还说他也很喜欢这支乐队,于是就有了这个脑洞。钟鹏喜欢这个乐队还是满惊喜的,虽然不知道他是不是随便说说,但是这个乐队整体风格丧中带着不丧,比较emo, 我滤镜里的钟鹏喜欢这个乐队也是比较符合的。请大噶多去听听他们的歌吧,说不定会喜欢呢??


----------------------------------------------------------------------------


“爸比你看,我刚刚去剪了个新头发喔。”

 

Off在Gmm大楼休息室里美美地睡了个中午觉。最近不停地跑宣传,档期排的满满的,同事们哀怨连天,他也觉得有点力不从心。于是只好抓紧没事干的间隙赶紧补补觉。感受到沙发忽然地凹陷下去,他睁开眼睛,Gun毛茸茸的小脑袋正在往他跟前凑。他一下子不知道自己到底是醒了还是在做梦。

“唔……”他坐起来,揉揉眼睛,试图将眼前的人看得更仔细一些。Gun蹭了蹭他的胸口,眼睛亮晶晶地看着他,一副讨表扬的表情。

男孩把头发剪得极短,短到后脑勺的那一小撮头发都贴不稳头皮,飞了起来。他把两边剃短了,只剩下刘海薄薄地戳出来。少了几分温顺,多了几分英气。但还是一样可爱。

“我在暹罗广场那里剪的,我觉得还不错啦但就是有点太短了,爸比你觉得好看吗? 下次我们一起去剪啊。”他又说,仍然试探着问他的想法。

Off愣愣地伸出手摸摸他耳畔上面剃掉头发的那块地方,刺手。平常揉他头发的时候都是很舒服的,头发软软地贴在他的手心。Off想,不知道要多久这里才能长出小小的茸毛来,到那个时候应该会摸着特别可爱吧,要再一起拍一次送你入睡?再一起点两次名?还是再一起跑三个通告……?

他这么想着,手指不经意地摩挲着男孩的头发。可能是刚睡醒的原因,Off觉得他的动作很缓慢,眼前的一切都很缓慢,连同他的脑子。

“可我只想知道你在想什么。”他突然没头没脑地喃喃道,仿佛梦呓。

Gun愣了一下,大大的笑容沉下去,但是嘴角的弧度没变。他微笑地看着Off. 他没有再像往日一样追问到答案为止。他没有再说话,只是小心地躺下去,窝在Off旁边空出的,小小一块沙发上。他的头靠在Off的大腿外侧,Off的手碰到他的发梢。男孩温柔得像一杯热牛奶。

Off觉得浑身暖洋洋的。一定是自己没睡醒,他想。

 

Off Jumpol一点都不相信粉丝口中的“Gun看Off的时候眼睛里有星星”这种鬼话,同样的当他说“Offgun is real”的时候自己也没有相信过半分。粉丝们只会看到他们想看到的。他们想要Offgun在一起,他们看到的就是Offgun在一起。连吵架对于他们来说都是爱情的调味品,连冷战时期强颜欢笑一起出活动都能是恩爱有加。大家都选择性地看到自己想相信的东西,而很多时候他们明明知道不能相信这些东西。但是,Off想,谁能比他们本人更清楚两个人相爱与否呢?Gun和他,撑死了只能算很好的朋友。再退一步说,是他单方面觉得暧昧的关系。Gun是很缠着他,没错,但他对谁好像都是那个样子,小孩子要人陪着他玩的那副样子。Off常常把他当做小孩子来看,也依着他去,但他知道Gun其实是个很聪明的人,绝对不是幼稚的小孩这么简单。所以他很困惑。很多亲密的举动,要是他把Gun当一个小孩来看就解释得通,但偏偏Gun又是那么聪明的一个人,仿佛是故意想亲近他,想要跟他多呆在一起一样。这就让Off觉得他的态度很暧昧了,并不是他自恋,觉得Gun会喜欢自己还是怎么的,但他实在搞不懂Gun的想法。他实在搞不懂眼前这个是小孩子,还是大人。所以Gun做出亲密举动的时候,他都顺着Gun的意陪他闹,但他只把他当成孩子,从来不会往那方面回应他。就像Gun在人前说“我最爱的就是爸比呀”的时候,他只会故意浮夸地撇撇嘴,像是嫌弃他说这种话。最多是害羞地地笑笑别过头去,但他绝不会说“我也最爱你啊”这种话去撩他,让Gun去猜他的心意。他不喜欢不明不白的感情,而不回应是最好的办法。

人们总是看见自己相信的东西,没错。粉丝希望Offgun相爱,他们就看到offgun相爱。但Off没觉察到,他只顾着猜测Gun的心意,但从来没想过,当自己说“Offgun is real”的时候,他希望的是什么,看到的又是什么。

 

Off的手心不停地冒着汗,他感到一阵又一阵的晕眩。他定定地站着,却觉得天旋地转。他想就这么倒下去了,可是台下是数以千计的闪光灯。说点什么呀Jumpol,说什么都好。他不停的催促着自己,可惜他的嘴只是无助地张着,发不出一个音节,他的大脑一片空白。他忘词了。

台下的闪光灯逐渐安静下来,人群开始小声地议论,质疑声传进Off的耳朵。

最后Leo解围的声音响起,Off被半推着进了后台。他不甘心地回头望一眼,记者们杂乱的议论纷纷他没全听清,只清楚地见得台长眉头紧锁,朝旁边的助理摇摇头。

他搞砸了这个大场面。

考虑到这个大型宴会对公司的重要性,很难说GMM会不会炒他鱿鱼。Off一个人坐在后台的桌子上,脚空荡荡地悬在那。他的额头在不停地冒汗,拿着温水的手在抖。周围的人都忙得不可开交,似乎都在为他的烂摊子焦头烂额。没人停下来看他。这样或许更好,Off把杯子往嘴里送,杯子里的水震出涟漪,总比责怪的眼神好。他这么想着,空调的风打在他湿透了的衬衫上,他打了个冷战。体温越发滚烫。

“爸比。”有人站定在他的面前,叫他。他没抬头。

“爸比。”来人用更低更柔地语气又叫他,更向前一步。是他的小男孩,Off不用抬头就知道。想看他笑话的小男孩。

面前的人见他毫无反应,唯有叹口气半蹲下来,抬头迎向他低垂的,闪烁着的眸子。Off不得不与他对视。Gun安静地看着他,没有责怪没有焦虑甚至没有担心,只是很安静地看着他,像一汪平静的湖水。

这个很安静的眼神比无谓的关心来得有用。

这是Off熟悉的眼神。在一起共事了那么久,Off是什么性子,Gun再熟悉不过。Off性子很急,又不是常常有自信,他很容易就焦虑又或者是责怪自己。安慰的问候只会适得其反,唯独Gun安静的陪伴最能安抚他。对于Off来说,这时候的Gun是对他没有看法的。不觉得他可怜,不觉得他蠢,不心疼却也不指责他。温柔又无害得像一张面巾纸,Off想。只有Gun才可以做到。只有Gun才可以。

Off终于觉得体力透支。这些天来的辛苦,排练的努力,忘词那一下的惊慌失措,身体上的不适,惹人失望的自责,所有所有这些令他不舒服的,被他极力压下去的情绪此时全都交汇在一起。他非常想好好睡一觉,但自己却肯定会失眠。

不假思索地,他朝Gun伸出双手。像一只定定地,向主人做出拥抱姿势的泰迪熊玩偶一样。

他的男孩慢慢地起身,迎上他的双臂,结结实实地抱住他。Gun的白色帽衫包裹住他,柔软又安全。他刺刺的头发擦到Off的耳朵,Off红了红眼睛,眼泪最终是没往下掉。

他感到抱歉,不仅是为了这个被自己搞砸的宴会。

 

最后算是没事,台长克扣了他半个月的工资就没再给他提这件事,Off朝他道歉,说辜负了台里的信任。台长摆摆手跟他开玩笑说台里对你才没有什么信任可言呢。Off知道没有酿成太大后果,却还是默默地在心里记上一笔,转头就开始自责起来。

Gun可不让他拉着脸,推着他出门就要庆祝。“愁眉苦脸可一点都不好看,”他说,拖着Off往商场里走,与那天那个安静的少年判若两人。难怪Off分不清他到底是小孩还是大人了,Gun大概是全天下最聪明的小孩了吧。Off半推半就地跟他去了,他很想谢谢Gun是一方面,还有另一方面是他确实也很想跟Gun呆在一起。这是以前他没有意识到的。尽管把他当成小孩子来顺着他心意也好,不可否认他心里确实也是想这么做的。你会宠着一个你不喜欢的熊孩子吗?

 

“哇新款包包耶,好看!”拿起来又放下。

“你不买吗?”

“下个月发了工资再买,这个月买不起啦。”

“拿着,我送给你。”

“???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快点,我去结账了。你还要别的吗?”

“不要你买,我又不是没钱……”

“就当是谢礼了。乖乖拿着。”

“爸比你是不是精神错乱了?”

“想对你好一点不行?”

“.…..行行行!我最爱你了。”

 

“你看贝斯干什么,你想学贝斯啊?”

“对啊,最近有点兴趣,贝斯手好酷喔。”

“你在说我吗?我教你可以打半价哦。”

“真的吗?说好了,你可要把我教会啊。”

“我才不会食言。”

“你教过谁弹贝斯啊。”

“只有你一个。”

“只有我?”

“是啊,只有你。你学好了之后,我还可以唱歌给你听呢。”

 

“诶Gun……”

“嗯?”

“算了,没什么。我们到那边看看吧。”

“好。”Gun欢快地答应着,扒拉上他的手臂,吵吵嚷嚷地要跟他牵手。

 

“牵到爸比咯~”

“可就给你牵一次啊。”

 

Off还是搞不懂Gun在想什么,但我认为他应该能搞懂自己在想什么了。

至于Gun啊,那就更简单了。小孩子喜欢谁就缠着谁,他最缠的那个人当然就是他最喜欢的人啦。

 

——  I used to say I wanna die before I'm old but because of you I might think twice.


评论(5)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