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叫叫叫叫

可逆不可拆

胶片

这是…用广东高考题脑补出来的,虽然完完全全跑题了而且不知道在写什么…不过既然写了就放出来吧,大家别嫌弃…
不甜不虐吧…





胶片

"Hi Steve."他皱起鼻子向前面蹭了蹭,像是终于窝在那个人怀里一般。"I find you."他说。


Steve下葬的那一天天空晴朗得不得了,乌云都没有一朵,树上的鸟还是很欢乐地唱着那些"让人一听就想崩掉它们"的歌。这是Tony的原话。"Hey Stark."巴顿站在他旁边低声的说:"这种天气让你的期望落空了?不让人看见伟大的Tony Stark落泪?""I am not gonna cry, youstupid thing."Tony说。"我们以为你多多少少喜欢他呢。""I do."他说。
他在大家默哀的时候悄悄地转身走了,他可受不了这个,呃,太安静严肃的氛围。即使是在Steve Rogers的葬礼上。
他又回头看了一眼墓碑。"I do like him."他想。

他想起来Steve跟他解释他们不能在一起。
"Tony听着。我们不能在一起,你懂吗?至少现在不行。"Steve双手按着他的肩膀,蓝色的眼睛认真地看着他。
"…唔,不太懂。"Tony迎上他的目光,略带挑衅地说。
"你看…现在危机还没有解除,世界乱成一团…不是儿女情长的时候对吗?"
God.Tony翻了一下白眼。老冰棍就是老冰棍。
"Wake up, Sir.现在是21世纪了。"他又开始了惯用的语气。"得了吧。说的好像在七十年前我们就能在一起似的。"
"也许我们真的可以也说不定呢。"他轻轻地说,眼睛里像是闪着一整个宇宙。

"Tony Fucking Stark, 你必须听从我的命令!马上去集合!"Fury气急败坏的声音从公共频道传出。God,大家心想。第几次了?Fury迟早有一天会被Tony气出心脏病。
"想都别想。"Tony还是留在他的地下车库摆弄他那些小玩意,头都没抬。
"不知道今天有什么特别的又让你开始耍性子!!"Fury抓狂地大喊。"Fine!!其他人跟我来!让他自己继续呆在这个该死的地方吧!"
"Thats good."大家都走后Tony终于停下了手上的活。"Now, Jarvis,你来调试一下这个,看看能不能用。我们马上开始。"
"您确定吗?先生,目前的技术只能让您的意志穿越过去而您的身体还会继续呆在这。"
"我知道。"他说,站到了那个圆圆的发光的东西里面。"来吧。"

是的,他要去那个年代找他的Steve了。那个他说过他们会在一起的年代。

"Can you see anything, sir?"老贾的声音从他身后传出。他回头却看不见他的实验室。身后一架坦克轰隆隆地开过来,他还没来得及躲,坦克就穿过他过去了。
"是的Jarvis.我认为我们成功了。"他说。眼光不停地在四处晃荡。

他看到了Steve.唔…确切点说是他看到了Steve的金色。是太阳一样的感觉,他不会认错的。
"Hey Rogers,"他看到他的战友们把他围成一圈,人群中的Steve腼腆地笑着。"生日快乐!!"战友们一齐上去抱着他,他看见Steve笑得很灿烂,眼神若有若无地看着他这边。当然Tony
知道他看不见他。他朝那边走过去。
今天可是Steve的生日呢我才不要去执行什么破任务。他想着。
"Hi Steve."他走到人群中,走到他的面前。他踮起脚,想伸手揉揉他那头乱七八糟的金发。可是他不行。他看着队友送给他那块小小的蛋糕上面写着祝他生日快乐。他看看这个七十年前的大男孩,"生日快乐Steve."他说,走过去抱着他,即使只是意识上的。他把鼻子往他身上蹭了蹭,像是终于窝在他的怀里一般。
啊哈。这多美好。他闭上眼睛想。自己这么久以来一直想做的事就这么达成了,即使那么不真实。
身边的声音渐渐消失。Tony睁开眼睛,人群已经散去了。他起身想追上Steve,却发现地上有一张Steve的照片。那种用胶片的,泛黄还有点模糊的。大概是什么人不小心留下的。
他想起来Steve总是喜欢翻这些旧旧的东西。把照片拿出来一次又一次地看,反复摩挲。他凑过去看过一两次,大概就是他老爹,美女教官,还有训练场的一些图片。泛黄,模糊得都快看不清人脸。"有什么好看的。"他嘲笑说,"现在数码相机拍出来好看多了。""你不会明白的。"他总是笑笑说。"这才是我应该在的年代。这些是记忆。对于我来说,这就是真实。"
Tony蹲下去看着那张照片。这就是真实吗?他想。他伸出手,想要捡起那张照片。
可惜他能抓住的只有空气。就像他窝在空气中一样。没有Steve,也没有照片。
"Jarvis,你能帮我个忙吗。"他跪在地上,朝着Steve远去的方向。"无论怎么样,帮我把这张照片带回去好吗?"
"Sorry, sir."老贾说。"这是办不到的。那可是实体的东西。"
"Sir, are you ok?"长长的沉默过后,老贾问。
"Couldn't be better."Tony干涩地回答到。他就那么跪在那里,久久的把并不存在的手覆盖在那张照片上,看着那个已经不存在的人越走越远的身影,而他连他被夕阳拉长的影子都摸不着。
"生日快乐,Steve."他终于说。"I find you."他说。笑得像那个人在身边一样。 在这一个万里无云的傍晚,没有雨,Tony的期望还是落空了。不过还好,仍旧没有人看见伟大的Tony Stark流眼泪。

评论(3)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