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叫叫叫叫

可逆不可拆

Thank you【EC】【无能力AU】【清水向】

Thank You

 

OOC有 欢迎捉虫

大概不是HE

无能力警员AU 友情向

 

四次Charles想改变Erik,一次Erik改变了他。

 

如果警员们发起一个投票叫做“谁是警局最混蛋的人”那么Erik Lensherr肯定会以百分之九十的票数当选。剩下百分之十会投给“每天都跟死了老妈一样”的警司。

有人做了个统计,自从Erik Lensherr进入警局工作,与人工作上交谈的几率是百分之十五,工作上的肢体接触是百分之五,至于平常的闲聊嘛,百分之零。笑容,百分之零。下班后的sociallife,大概是负数吧。

“觉得自己多了不起似的。”提起他大家都这么不屑地说:“或许他是有一张好看的脸,但那又怎么样呢?”

人们总是比较喜欢跟脾气好的人打交道的,比如像Charles这种每天都笑容满面,总是能给警局带来一阵欢愉气氛的人。

Charles不明白Erik总是凶巴巴的搞得大家都很不喜欢他。但是不知道为什么,Charles并不像其他人一样讨厌Erik。他总觉得Erik其实并不是他看上去那么混蛋。

他也许只是孤单吧。Charles看着Erik的背影想。

 “得了吧Charles,你得承认并不是每个人都像你一样对世界充满希望的。”Raven听完他的观点后耸耸肩:“有的人,像Erik,就永远那么混蛋。天塌下来都别想改变他。”

那是因为人家拒绝了你的表白。Charles在心里默默说。

于是Charles想也许他能改变Erik.“没有人是一座孤岛。”他想,“ErikLensherr也不例外。”

 

5.

“Erik?”Charles小心翼翼地靠近那个坐在楼梯口的身影,“嗯…我是CharlesXavier,我们一个部门的,你认识我吗?”

这什么傻问题。Charles在心里嘲笑了自己一番,这都一起工作好几年了你才这么问。

过了好几秒Erik才抬起头,冷冷地看着他,一言不发。

“…”Charles觉得尴尬,看来那个调查的家伙没有开玩笑,Erik Lensherr平常跟别人闲聊的几率真的是百分之零。

“…我看你刚刚拳击训练的时候好像受伤了,所以拿了药酒过来看你需不需要…”Charles厚着脸皮在他旁边坐下,晃了晃手中的药酒。

“我不认识你。”Erik丝毫没有领他的好意,他只是皱了皱眉头,不着痕迹地向外移了移,和Charles拉开了距离。

Raven说的是对的。Charles在心里默默地认同着。

“嗯…没关系,反正你现在也认识我了。我…我真没别的意思,就是看你刚刚擦伤好像还挺严重的,那…那这药酒就留给你了…是同事就不要客气了,互相关心是应该的。”Charles尴尬地站起身,拍拍身上的灰说。

“那么,Erik,今天跟你谈话很开心,再见了。”Charles转身,走了几步后又回头:“啊对了,那个药酒啊最好是睡觉之前用,效果会比较好。”

Dammit Xavier! Charles在心里无声地抱怨着,你真的不应该自大地认为你可以改变一个人!这下尴尬了吧。

不过,good news,Erik现在跟人闲聊的几率不是百分之零了,他今天说了一句“我不认识你”不是吗?

想到这,Charles觉得他的心情好点儿了。

身后的Erik若有所思地看着他离开的背影,抓紧了手上的药酒。

 

4.

“警员Xavier,你能把这个档案带去给Lensherr警员吗。”“每天都像死了老妈一样”的警司叫住了Charles,以一种肯定句的口吻问着:“刚刚问起其他人,他们好像都很忙的样子。”

警司我也很忙啊。Charles暗暗哀嚎着。废话,一听到要给Erik送档案谁不忙啊。

“…遵命,长官。”Charles最终还是硬着头皮结果了厚厚的档案夹。

好吧,他承认。也许自己还是有点私心的,也许这次Erik会…额…稍微友善一点?

“Erik…?”他忐忑地走到Erik的办公桌前:“嗯…警司让我给你送份档案…hereyou go.”

Erik抬起头,看到是他,没有感情的眼睛里好像闪过一丝惊讶。

不过Charles怀疑是自己看错了,因为在Erik结果文件的下一秒他只是说了一句谢谢然后就低下头做自己的事去了。似乎视仍站在旁边的Charles于无物。

好吧。Charles任命地点点头,微微地翻了个白眼:Raven你是对的,我就是自己作死。

他有些生气,好歹自己也是关心过Erik的人,这家伙就不能不那么冷淡嘛,至少说一句谢谢你的药酒什么的。

“emm…Xavier?”身后的Erik突然叫住了他。

Charles已经把下一句台词都想好了:“没事同事就应该互相关心嘛谢什么”。

Erik却说:“你上次的药酒…不怎么管用。”

Charles发誓如果不是他打不过Erik他早就扑过去了。

“哦是么,那很抱歉啊。”他说,顺便翻了个白眼:“下一次我也许不会这么的多管闲…”

“不过,还是谢谢了,Xavier.”Erik说,打断了Charles不满地抱怨。

谢谢?

Erik也会说谢谢?

他还笑了?

Charles难以置信地打量着前面这个面部表情有些僵硬的家伙。

我想我大概知道他为什么不常笑了,Charles叹气。笑的比哭还难看。

“不用客气,我的朋友。”Charles回以一个大大的微笑:“叫我Charles就好。”

“…那么,谢谢你没有多大用处的药酒,Charles.”Erik怔了一下,又重复了一遍,严肃的。

 

真是个怪人。Charles想着。不过从今天开始Erik笑的几率也不是零了,当然了如果刚刚那个表情算是笑的话。

 

朋友?与此同时,Erik却在想。

 

3.

过了好几个月。

“Erik?”下午茶时间,Charles拿着一块蛋糕又自然地晃悠到Erik的办公桌旁边:“警司请了下午茶呢,怎么不跟大家一起吃?”

Erik摆摆手:“我不太喜欢热闹的环境。”他说。

“胡说。”Charles说:“那你怎么社交?你的朋友打哪儿来?”

Erik没有回答他。Charles注意到他流畅的书写突然停顿了一下。

“说实话,我没有太多的朋友。”他终于抬头,有点闷闷地说。“也许只有你一个,如果你算是的话。”

Charles心里很不舒服。Erik说这句话的时候风轻云淡的,可是Charles觉得他像一只孤独的动物。就是那种孤傲的,优秀的,可是没有同伴的动物。

Charles有点难过。于是他大声地说着:“当然了Erik,我当然是你的朋友了,不然我怎么会偷偷给你带一块蛋糕来呢,对不对?”他有点勉强的笑笑,说。“那么,我的朋友,你平常都有些什么爱好?你总不可能一辈子都在工作吧?”

这个问题看上去好像真的难住了Erik.他似乎绞尽脑汁地想了想,然后说:“非要说的话…我喜欢下棋。”他说,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情绪:“那是我母亲教我的,我曾经十分擅长那个。可是自从母亲过世之后…”他低了低头:“就没有人再陪我下棋了。”

“I am so sorry…”Charles说。他看着面前这个低垂着眼帘的男人,心里涌上一阵复杂的情绪。

Erik Lensherr…究竟是经过了怎样的一段时光啊。

“…你有什么好sorry的,又不关你的事。”Erik说,听上去没有任何情绪波动。

“You know what?”Charles说:“我也是国际象棋的好手呢,什么时候我们来上一局?”他提高了音调,假装欢快地说:“我可是很少输给别人的哦。”

“Challenge accepted.”Erik笑着看着Charles说。

 

在那之后Erik常常到Charles家里,一起下下棋,看看比赛什么的。Charles也越来越了解Erik和他过去的故事。Erik的童年是不幸的,父亲在他出生后就不见踪影,母亲一个人把他养大之后在一次抢劫案中被杀害,也早早离他而去。他是犹太人,又沉默寡言,自小就是独来独往,在学校里没有人愿意搭理他,被当做异类。到了局里也是一样。所以同事们才都讨厌他。

 

God. Charles总是想。我多希望我能早点出现在他的生命里。

God. Erik也总是想。我多感激他出现在我的生命里。

 

2.

同僚们都很好奇Erik这个万年臭脾气的面瘫男是怎么跟令人愉快Charles成为朋友的。

“Hey Charles.”某个警局通宵加班的夜晚,Alex靠近Charles,问:“你是怎么跟Erik那个无礼的混蛋说上话的?甚至,也许你们已经是朋友了?”

“是的,我们是朋友,我和Erik.”Charles皱皱眉,说:“但是Alex,Erik可不是什么‘无礼的混蛋’。事实上,Erik是个非常好的人,也是一个非常体贴的朋友。”

“得了吧。”Alex翻了个白眼,满不在乎地说:“Erik?好人?八竿子打不着。”

“Alex.”Charles看上去非常生气,提高了音调:“我再说一次,Erik不是什么混蛋!他对于我来说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朋友!我不允许你这样说他!”

“Whoa whoa Charles,别激动。”Alex像是被吓到了一样后退一步,他还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Charles,严格来说他甚至没有见过不是笑着的Charles:“I apologize,不过…”

“出什么事了?”Charles回头,对上Erik有一些担忧的眼神:“Charles?”他小心翼翼地问道。

“No Erik,没什么事,谢谢你,我的朋友。”Charles没好气地回头看了一眼Alex,拍拍Erik的手臂说:“我们走,Erik。你想不想吃些宵夜?我买单。”

剩下目瞪口呆的Alex自己站在原地。

(Alex内心:Charles刚刚对我发火了?

不对。

Erik刚刚说话了?

跟一个活人?

Jesus!)

 “Charles…”Erik看着旁边大口吃鸡腿的家伙,说:“我刚刚听到我的名字了,你因为我跟别人吵架?”

“咳,咳咳。”Charles清了清被鸡肉堵住的嗓子,说:“并没有,my friend.请不要责怪自己。”他喝了口啤酒,接着说:“不过我确实有些事想跟你说。”

“?”灰绿色眼睛带着疑问地望着他,示意他说下去。

“你想不想拥有更多的朋友?”

“我不明白。”Erik说:“你不就是我的朋友吗?”

“呃…我的意思是,你想不想跟同事们相处的更好?有空一起去射击场什么的?你知道,我们总是有空就去射击场…年轻人多聚在一起玩玩总不是坏事。”

“…”他沉默了一会儿,说:“我很愿意。不过不幸的是我对社交这方面不太在行…Charles…你知道的。”他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我可没有你那么厉害…”

“Oh 我亲爱的Erik.”Charles愉悦地眨眨眼睛:“别怕,youare not alone.你还有我呢,Charles·最会讨人欢心·Xavier.哈哈哈你有我这个朋友算是幸运的!”

我一直都这么觉得啊。Erik在心里默默的说。

 

于是第二天第8小组整组人目瞪口呆地看着推着一车下午茶动作僵硬面部表情狰狞的ErikLensherr走进办公室,皮笑肉不笑地对他们说我请你们喝下午茶。那个场景简直太震撼了,Raven甚至拿出了手机准备录像。

“Erik说希望大家能喜欢他的下午茶。”Charles从他背后突然冒出来,说:“他还说希望下次能跟你们一起去射击。”

“呃…”经过短暂的沉默后,在石化了的众人中,Alex率先开口:“Well…那么,欢迎加入我们,鲨鱼牙…”

“?”

“呃…我是说,Erik.”

It works!看着没有反应过来的大家开心地吃着下午茶,Charles飞快地朝Erik眨了眨左眼,调皮地笑笑,做了个口型。

Erik朝他绽放了一个大大的笑容,笑的眼睛都看不见了。

好吧。Charles心里却是这么想的,下次一定要告诉Erik,笑不露齿,露也不要露完32颗。要不然…

看着仍然对他灿烂微笑…呃不大笑着的Erik,Charles打了个冷战。

 

1.

Charles以为他是在帮Erik,在看到他越来越多地和朋友们聚在一起,脸上出现更多笑容的时候。

他一直是这么以为的。

直到一个缉毒任务。

直到Erik帮他挡下了子弹。

直到Erik嘴唇翳动着跟他说了最后一句话。

直到Erik离开。

他都一直以为他是在帮Erik.

Erik说 Thank you.

 

0.

“Charles你干的很不错,以这个趋势下去你很快就可以升为警司了。”督查赞许地拍拍他的肩膀,说:“继续努力,我知道你可以干大事的。”

“谢谢您。”Charles朝督查沉稳地点了点头,离开了办公室。

“Charles?今天我们一起去射击场,你要一起来吗?”Raven招呼他。

“不了Raven,今天我有点累了。”他温润地笑笑,说:“下次吧,好吗?”

“你总是说下次…”Raven嘟嘟囔囔地说:“你好久没有跟我们一起了,自从…”

“好了,我今天是真的有点不舒服,我很抱歉,Raven,我真的没法去。”他说:“下次有机会我一定去,好么?”

“…”Raven欲言又止,但是到最后只是轻轻地吐出了一个“好”字。

“谢谢。”Charles看着她,真诚地说。

 

Charles感觉糟透了。他已经胃疼了一整天,他也已经好几个月没有睡过好觉了。

“该死的…”他坐下,拉开抽屉准备拿药。又是糟糕透顶的一天。

那张照片掉出来,上面是两个笑着勾肩搭背的小伙子。一个笑得调皮可爱,一个笑得…僵硬。

也许没那么糟糕。Charles楞了一下,手指划过照片,心里想着。

It’s not too bad.他在心里重复了一遍,笑着关上了抽屉。

笑得跟那张照片上一样。

笑得跟那天下午他飞快地朝那个表情僵硬的家伙眨了眨眼,然后做了个口型一样。

 

后记

这篇文的脑洞…是源自我对EC的一部分理解。

看XFC的时候小教授给我一种…他想去改变Erik的感觉。所以改变是主题。

但是在XFC里面小教授改变了Erik没有呢?有的人也许认为没有,毕竟Erik还是选择了暴力这条路。但是我相信Charles是改变了Erik的,也许没有那么多,但是肯定是有的。

所以我想让Charles改变Erik,在好的方面彻彻底底地改变Erik.

但是我想Erik也是改变了Charles的。从XFC里面古灵精怪活泼可爱(?)的Charles到DOFP前半部分颓废的Charles再到正传沉稳身经百战的ProfessorX。

这篇我也不知道算是BE还是HE啊…

不过如果Erik能带给Charles希望,能让Charles看到他觉得烂透了的日子没那么糟糕,那也不会BE到哪去吧…

啊我也不知道我在说什么…

总之第一次写EC,OOC…有太多,欢迎捉虫。我知道最后Erik死亡那里的描写实在是【手动拜拜】好像根本就没有描写…

谢谢能看完的小伙伴,求轻拍。

 

评论(5)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