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叫叫叫叫

可逆不可拆

【ECE】What if...互换身体?

有CE!CE!CE!

这个脑洞来源于跟基友讨论CE的时候
一直觉得CE大法好好好!!小教授完全是攻心受身啊沉稳的气场啊什么的而买个泥头就是攻身受心啦主要是觉得买个泥头给我一种很想抱抱他的感觉
不过身体因素决定了Charles很难攻起来…或者说很多体位都用不了…【你】
然后就想要是他两身体互换能力互换应该会很有趣!
这篇主要是一个初期想法,大概以后还会修改?
OOC照样有,纯逗比向?有轻微狼队!甜!这对于从来没写过甜的我来说实在是…求轻拍!
其实写成这样…就等于马个脑洞好了
下面正文
############################################

今天的Erik是一脸迷茫地起床的。
他觉得自己的腿好像短了不少,而且很僵硬。他试着挪了挪腿,但是没有成功。
他又觉得自己好像在脑子里听到了一些什么声音,有Logan的,有Scott的,他们在说…
Erik觉得自己一定是没睡醒。
于是他决定倒下去接着睡。

今天的Charles也是一脸迷茫地起床的。
他觉得有什么不对劲,愣了一会儿之后掀开裤子看了看才反应过来。
该死的,Charles心里想着,这种事明明一般都是发生在Erik身上的(虽然遭殃的总是自己),大早上的就要处理这种问题实在是很让人烦心。
于是他闷闷不乐地翻下床,自然地走到厕所准备解决掉自己的需求。
然而当他真正发现自己不对劲的地方在哪的时候,是他刷牙的时候看着镜子里自己的脸。
"Erik!!!!!"然后是震醒了整个学院的叫声。

"所以这是怎么回事?"Scott不明所以地对两个人说:"你们是真的互换了身体呢,还是你们又发明了一种新的情趣游戏?"
"…Scott..."有着Erik身体的Charles扶额,说:"我以我的名誉担保,这是真的。"
"如果你是万磁王,我可不觉得我应该信任你。"Scott转向有着Charles身子的,坐在轮椅上的Erik,"Professor?证明给我看。"
"You are a dick."Erik说。
Scotty表示他恨透了这种证明身份的游戏。

"也许是某个调皮的变种人的恶作剧。"Logan说。
"…我不在乎这是怎么造成的,我只想快点解决掉这个状况!"轮椅上的Lenhsherr先生看上去十分不悦。
"哦?你是很嫌弃我身体的意思咯?"一米八五的Xavier先生看上去也不怎么高兴的样子。
"…当然不是了Charles...怎么会呢..."Lenhsherr先生被Xavier先生的眼神看得冷汗都要出来了,而且,该死的,那还是自己的眼睛!
"也不想想这是谁造成的?"Charles翻了个白眼,冷哼一声,似乎并没有要放过Erik的意思。
"我觉得这种事还是留给他们两解决吧Logan你觉得呢""啊Scotty你说的非常有道理啊我们还是快走吧"
旁观的两个人在统一了意见之后飞快地逃离了战场。

其实Erik觉得这件事也没那么糟糕,比如他现在可以完成他一直以来的一个愿望:到Charles的脑子里看看。
Erik莽莽撞撞地在Charles的脑子里游荡着:嗯让我看看亲爱的Charles在想什么,说不定全部都是"没看到Erik啊好想他""Erik在哪啊想见他"这类的。Erik脑补着笑了出声。
然而事实是"顶着这幅皮囊我要怎么去给孩子们上课啊""Shit早上那件破事弄得整个人都不舒服""该死的都怪Erik那个混蛋"
怎么又怪我。偷窥得不亦乐乎的Erik耸耸肩。
"Erik."Charles在脑子里叫他。
"噢亲爱的Charles怎么啦是不是想我了。"他回应道。
"从我的脑子里滚出去!"
于是下一次Xavier先生出现时已经戴上了他最讨厌的紫色头盔。

Erik开始慢慢享受起这个过程了。尤其是在毫不知情的Jean找他问完问题之后他说Jean啊你没有别的问题了吧今天晚上不要来找我了我和Erik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干"啊之后Jean的表情实在是精彩到Erik差点笑出声来。
"Fuck you."这次Erik清晰地听到某人的声音在脑子里说。
"Fuck me."他大笑着,回敬道。

不过仍旧是有特别不爽的时候,比如现在。
Erik愤愤地看着坐在一旁优雅地喝着茶翻着书的"自己","Charles Xavier..."他挣脱了几下,发现完全不能挣脱开绑着自己的铁链,"你这个..."
"迷人又彬彬有礼的绅士。"Charles抬头看了他一眼,说。
"哦?是吗?"Erik嘲讽的说,"我怎么根本看不出来?"
"Mr Lenhsherr."Charles放下手中的书,慢慢朝他走过来,"你应该这么觉得,考虑到等一下我将要满足你的愿望。"
"?"Erik反应不过来,"什么愿望?"
"我说Fuck you之后你说了什么?你不会不记得了吧?"Charles笑着走过来,oh god原来我笑起来的时候是这样的,be cool Erik,以后千万不要再这样做了。Erik想。
不过现在好像不是担心形象问题的时候。
当Erik终于想起来自己说了什么的时候,Charles已经坐在了床边,饶有趣味地盯着被铁链绑在床架上的Erik.
"…"Erik在心中骂了一句,"你…你不会想操自己的身子吧?"
"Well..."Charles摊摊手,说:"I dont mind...不过Erik,我倒是很想看看你被自己的身子操呢。"
"…Charles..."Erik咬牙切齿地说:"你不会这么做的…你想一下变回来之后的后果…"
"要是永远变不回来呢?"Charles说,"活在当下啊,my friend."
"再说了,我只是在满足你的要求而已。"Charles笑的很无辜,"还是你贴心地要求Jean今晚不要来打扰'我们'的呢。"
"而且我以为你很喜欢这种,嗯,这种方式呢?"Charles盯着他,"你以前似乎挺热衷于这个的不是吗?"
Erik打了个冷战。终于知道为什么他一开始就觉得要是不快点把这个情况解决就会对自己不利了。
这个混蛋…
"最后一个问题。"Erik似乎已经放弃了挣扎,"你要戴着那个头盔吗?"
Charles好笑地看着他,没有回答。
当然在最后Charles温柔地吻上Erik,并且控制着台灯关掉的那一瞬间,Erik听到本属于自己的声音低沉地在脑子里说
Same rules apply, my darling.



在隔壁一直偷听着的两个鬼鬼祟祟的人表示很担心换回来之后的professor.

【END】

评论(10)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