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叫叫叫叫

可逆不可拆

Say goodbye to Joe Black

“不是被关几天,几个月,几年,而是千年暗无天日的刑期。”他说。

 

“你怎么知道她爱你呢?”他问。

“因为她了解我最坏的一面,而她不在乎。”

“这样你才是自由的。自由地,完完全全地去爱对方,没有恐惧。”别人回答到。

 

“别怕。我是谁不重要。你知道我是谁。”

她没有说出来他想要的答案。她只是说,“你是Joe.”

于是他只好笑着说,是的,我是Joe.

那一刻他才知道,他不是自由的,她也不是,永远都不是。

 

“你有花生酱吗?”他问。

“对不起先生,我想我们没有。”侍者回答到。

“无论如何都要谢谢你。”他礼貌地说,像早就预料到一样。

 

“I promise you, you will always have what you found in the coffee shop.”

Thank you for loving me.

 

他第一个喜欢上的东西是花生酱,最喜欢的是她。他喜出望外,他以为这就是他没有经历过的,被称之为人生的东西。

可是他走的时候没能带走最喜欢的她,也没能带走第二喜欢的花生酱。

他这才意识到,原来这才是人生。

 

“但是我在这里不孤单。”

“有人想要我留在这里。”

他想起来自己的话。

“为什么不带着自己美好的记忆回家呢?”他想起来那个老婆婆问他。

我拥有足够多美好的记忆了吗?

是的。

 

It’s hard to let go, isn’t it, Joe?

Yes, it is.

他是死神,他夺取过千千万万的生命。

唯有这一次,被死神带走的是他自己本身。

 

“我希望你曾经遇到过我的爸爸。”

“我也这么希望的。”

那一刻我想,欣慰的是,大概一部分的他,还在这个身体里面吧。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