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叫叫叫叫

可逆不可拆

【詹孟】精分挑战(1,2)

拖了很久的精分挑战……算是新年贺文?!各位萌詹孟/世青的小伙伴们新年快乐!!新的一年也继续萌詹孟吧,希望TK11新年都开开心心的,节目越做越好!
3、4的链接: http://zjrhb.lofter.com/post/1d3b07f1_8d71aa5
有兴趣可以去看看!

这是阿佳@电子自旋的"一方死亡的甜文"

先要抱歉这篇文真的没有什么可读性。可能……压根就不符号题目要求,我实在是无法将死亡这种事物强加给他们任何一个人。所以有了接下来的这篇……不合格产品。

 

整个小镇里只有孟天会每天跑去广场中心擦那座金像。
那是一座名叫詹姆斯的男人的金像,男人的面容精致,棱角分明。看起来永远望着远方。他浑身上下铺满了闪耀的金片,眼睛则是墨绿的宝石。
无论是创造了这个金像的人是谁,他都是一个无比伟大的艺术家。

 

孟天太喜欢这座金像了,他是那么完美,那么闪耀。孟天不想让这金像上沾染一丝尘埃……

  

每天早晨,他会向隔壁面包店借来干净的毛巾,然后飞奔去广场擦拭那座金像。他必须要辛苦得爬上底座才能够到金像的胸膛,他只有十四岁,他还不够高。他会小心翼翼地对金像说声“抱歉”,然后用手扶着金像的肩膀踮起脚尖来擦金像的头部。随后他会擦去底座上自己的脚印,回面包店擦干净窗户和桌子。他会得到一块小小的面包,
那虽然不多,对他来说却足够了。

  

那年的冬天非常寒冷,原本安宁的小镇因为忽如其来的饥荒而大变模样。
孟天再也得不到面包了,他只能用一些米粥度日。

可是他依旧坚持每天去广场擦拭他的金像,是的,他的金像。孟天照顾了这金像这么久,一点点小私心让他把这金像称为自己的。

 
直到有一天,他发现金像眼睛下方有一道痕迹无论如何都擦不干净。那让完美的金像看起来像是在哭泣。

“你不舒服吗?我做错什么了吗?”孟天忍不住开口询问。

“不,我的朋友。你一直很好,我只是感到难过。”金像虽然没有开口,孟天却听到了他的声音。

“你为什么难过呢?我能为你做些什么吗?”

“我可以看到整个小镇的人们,这个冬天太寒冷了。人们的日子过得那么辛苦,你们把我放在这高处,你们仰视着我,我却连一点帮助都无法给你们,这怎么会不难过呢?而你,你已经几天没有好好吃过东西了。你把我身上的金片取走吧,去给自己换些吃的来。街口拐角有一个小女孩,她没有钱给外婆看病,连买柴火的钱也没有,屋里寒冷得如同冰窖。你也取下一片金片送给她吧。“

“这些金片就是你的衣服,我取下它们,你不会感到冷吗?我不愿意这样伤害你。”

“拜托了,我的朋友。成为我的信使,代替我传播快乐吧。这是我唯一的请求。“

孟天只能接受了詹姆斯的请求,不过他只取下了一片金片,送给了那个小姑娘。

第二天,詹姆斯希望孟天取下一片金片送给那个贫穷的青年作家,他的才华不应该被埋没。

第三天,孟天取下一片金片给了一个人生活的盲眼老人。

就这样,詹姆斯身上的金片越来越少,贫穷可怜的人们都逐渐得到了帮助。

孟天给詹姆斯披上了一件自己的外衣来抵御寒冷,那衣服对詹姆斯来说太破烂了,孟天担心詹姆斯不喜欢这件衣服,而詹姆斯担心孟天不喜欢变得黯淡无光的自己。

但他们并不需要担心什么。

”我的朋友,我很喜欢你的衣服。它由你的关心与善良织成,再富有的皇帝也得不到这样珍贵的衣物。“

”你现在比以前金光闪闪的样子还要好看,我喜欢所有的你。“

冬天还在继续,詹姆斯身上已经没有任何金片装饰,只有两颗深绿的宝石点缀在深色的石头上。

“我的朋友,谢谢你的陪伴与帮助。我已经没有什么好给你的了,你取下那两颗绿宝石去过美好的生活吧。

”你把它们送给我,那它们就是我的了,我有处置它们的权利。我现在要它们永远在你的眼睛上散发光芒。“ 孟天并不接受詹姆斯这种无私的馈赠,别人可以拿走詹姆斯的礼物,唯独他做不到。他不能容忍詹姆斯因为自己遭受任何伤害。

孟天帮助了许多人,他自己的生活却在恶化。他没有充足的食物,甚至没有充足的衣物抵御寒冷。他变得越来越虚弱,有时他看向詹姆斯,会幻想那座雕像变成了真实的人。

那天的孟天尤为虚弱,爬上金像的底座就耗光了他全身的力气。他靠在詹姆斯的身上休息,耳边满是詹姆斯焦急的询问声。他抬头看詹姆斯的眼睛,忽然对詹姆斯说:”你的眼睛已经属于我了,我可以吻它一下吗?“

”你可以亲吻我,我的朋友。但你要吻在嘴唇上,因为我爱上你了。“

 

所以孟天亲吻了詹姆斯的嘴唇,然后他从高高的底座上跌落,就像一只不能飞翔的燕子从天空跌落。

他看着詹姆斯,看着詹姆斯的雕像出现裂痕,然后破碎。深绿色的宝石也随之掉落.....

他慢慢失去知觉,慢慢失去生命。

 

人们指着男孩僵硬的身体和周围大小不一的石块议论纷纷,他们认为是雕像破裂砸到了可怜的男孩,却没有人看到男孩胸上那两颗闪耀的宝石。

 

孟天再睁开眼时,那宝石就在他眼前,那宝石点缀的人也在他身边。原来詹姆斯本身就棱角分明,并不是因为雕刻的原因。

 

——————————————————————————————————————

大家都看到是快乐王子的梗了,把小燕子的角色换成了天天。把詹怂变成王子.....一个大写的ooc我个人觉得金像破碎和天天那个都算死亡,不知道大家怎么看。结尾跟着快乐王子写,上帝让天使带来人间最美好的两个事物,天使带去了天天和詹姆斯。所以不是假死,他们在天堂。

 

还有就是说下,我这里大概要闭关半个月。谢谢大家,高考后见吧
(一切顺利啊阿佳!!)

-----------------------------------------------------------------------------

然后这是我的"表白成功的虐文"
其实好像并没有写出来表白,但是感觉差不多(你)
写文的时候全程脑补Janto...
写毁了这个梗,任何不科学都是我的错。

“Wiley, Wiley? 你在那儿吗?”

男人的声音从飞船广播传出来,伴随着一点无线电的杂音。孟天睁开眼睛从睡梦中醒来。他有些艰难地坐直了身子,从窗外看出去——仍旧是一片漆黑。他按了按紧挂在耳朵上的通讯器,“是的,是的,我听着呢。詹姆斯,是你吗?”

“Yes,”那头的人说道,“听上去我打扰你睡觉了,抱歉。”

“噢,多稀奇啊。”孟天说着,伸了个懒腰,“所以?”

“总部发现…发现飞船出了一点小意外。它现在有些稍微偏离了运行轨道。不过不用担心,他们已经在尝试着解决这个问题了。有什么进展我第一个通知你,好吗?”詹姆斯说着,带上一丝安慰的语气。

“好的。”孟天又重新躺回自己的休息舱,“不过要是解决不了,我要一辈子当太空垃圾的话…那还是别告诉我的好。我还想睡个好觉呢。”他这么说着,“祝我好梦吧,詹姆斯。”

他这么说着,把那些乱飞的毯子又裹紧了一点,切断了无线电通讯。

而那头,地面控制室里的詹姆斯久久地沉默着。

“好梦。”他最后说道。

 

“嘿,有什么进展了吗?”詹姆斯靠近那个拿着铅笔疯狂在一张桌子那么大的白纸上打着草稿的人,问:“我跟Wiley说这不是什么大问题,告诉我这句话是正确的?”

“Negative.”那人头都没抬,“今早总部监测到一阵不稳定的微波——这辈子都没有见过那种波动,天知道那是什么。我们猜想正是因为发出这种波动的物体——再一次的,我们对它毫无头绪——影响着飞船。”

“如果我们连它是什么都不知道,我们又怎么可能知道怎么去对付它呢?”

 

“Hey, ”詹姆斯拿起话筒轻声地说,“但愿这次我没有打扰到你的休息。”

“没有,”孟天回答到,一边咀嚼着什么东西,“我在看我今天看到的第七次日出。”

“我希望你享受那个,”詹姆斯说,“据我所知我从来没有看见过一次日出,Well…至少没有从你那个角度看见过。”

“是啊是啊,一天能看到几十次日出,多么浪漫啊。”孟天恹恹地说,伴随着一声响亮的吞咽声。

“要看对象了,”詹姆斯说着,马上意识到了这句话里调情的意味。

而孟天只是笑笑,没有对这句话作出评价,一反常态。

 

总部终于宣布说没有能调整运行轨道的方法。            

 

“我当然知道这不是什么‘小意外’,詹姆斯。”孟天说,“我能感觉到飞船的不对劲,不然你以为我怎么得到这份工作的?”

“总部只是说没有完美的解决方案。飞船偏离得不算太离谱,幸运的话…”

“幸运的话我在有生之年还能回到地球,是的,”孟天说着,听上去满不在乎,“宇航员101,幸运,哈哈。”

“在那之前我会在这里陪着你的,好吗?”詹姆斯说,“24/7,任何时候。”

“你是在控制室安家了吗?”孟天开着玩笑道。

“是的。”而这头的詹姆斯一本正经地回答。

孟天扑哧一声笑了。

 

“你看过小王子吗?”

“当然。”

“我现在觉得我就是那个四处游荡的熊孩子,飞船四周都是我叫不出名字的星球。”

“从你看日出日落的数量来说,是的,你跟小王子有一定的可比性。”

“地球上几点了?”

“凌晨两点。”

“哈,这次换我打扰你了?”

“Not at all, Wiley, not at all.”

“听上去可不怎么真诚,我在这头都能听得见你心里在发牢骚。”

“Well, 也许是有一点。”

“你记得那次控制室全体加班到深夜吗?”

“如果你是说那个错误警报的话,是的,我记得。但是我可以肯定你不记得。”

“胡说八道。”

“是真的, Wiley. 我亲眼看见你嘟嘟囔囔地卷成一团倒在沙发上的,别告诉我你不是在睡觉。”

“在那么多人之中能得到你的注视真是荣幸之极。”

“顺带一提,不然你一直以为你身上盖着的外套是谁的?”

 

“早上好。”

“早上好。”

“詹姆斯你那边哗啦啦的什么声音?关掉它,我有些听不太清。”

“……”

“这下好多了。你在干什么?”

“我正在,准确地说是我刚刚,正在洗澡。”

“……你边洗澡边接我的通话?”

“我能说什么呢,你时间掐的挺准的。”

“那么你现在在干什么?”

“光着身子跟你通话,我得说这样子看上去挺傻的。”

“…天啊。”

“别担心,我捂着重要部位了。这听上去蛮性感的?”

“性感你个头。”

忙音。

 

“孟天你在吗?”

“什么事,詹姆斯?我希望你不是为了提醒我赞你脸书的最新动态。”

“事情是这样的。最新的星球大战电影出了。”

“God damn it! &……%¥……*@()(@#!¥”

“可怜的Wiley. 我朋友昨天去看首映了,他还给我拍了张电影院的大海报,简直酷毙了。”

“……”

“我放上了脸书并提到了你,这下你没有理由不赞我的动态了。”

忙音。

 

波动变得越来越奇怪了。

 

“Wiley你刚刚呼叫我了?”

“对,可是一直忙音。哪个美女宇航员也被困在飞船上面了吗?”

“没有,我这条线只接你一个人的通话。奇怪,我刚刚明明没有收到显示。”

“Never mind, 可能是我按错了什么键吧。”

“急事?”

“没有。只是想问问你今天打了什么颜色的领带。”*

“你的飞船偏离了航行轨道,从窗外看出去是你从来没有见过的星球,你甚至不知道有没有一支外星军队正朝你这个方向来——而你打过来只想问我今天打了什么颜色的领带?”

“对啊。”

……

“是蓝色的,条纹的那一条。”

“噢。那正是我最喜欢的一条呢,哈哈。”

 

“Wiley,你记得上次我说我没有收到你的通话显示吗?”

“嗯,查出原因了?”

“是那个不知名的波动。某个东西在影响你和地球的联络。”

“外星人终于忍受不了我的英俊想要把我据为己有了?”

“听着Wiley,这一切不会那么糟糕的,好吗?你会回来的。而当你回来的时候,第一眼就能看到我的条纹领带。”

“再答应我一件事?”

“什么?”

“等我一起再去看星战。”

“好的——这算一个约会吗?”

“你认为呢?”

 

“嘿詹姆斯,我希望我没有打扰到你。”

“放心吧Wiley. 你听上去不大对劲。”

“飞船里太冷了。”

“你的毯子又到处乱飞了吗?”

“我想我现在挺需要你的外套的。”

“你现在挺需要我的。”

“确实是,哈哈。”

“跟我说说吧,Wiley.”

“我从来还没有见过外星人呢。”

“我也没有。”

“他们会很友好地打招呼吗?我应该跟他们说什么呢?”

“你可以试试‘Hello’”

“ehh, 我很怀疑它们是不是会喜欢Adele.”

“我曾经听说过有种外星人打招呼的方式就是和你啪啪啪,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但愿你不要遇上这种外星人。”

“我倒是挺期待的。”他叹一口气。“詹姆斯,宇宙真无聊啊。黑漆漆的,什么都没有。”

“我曾经以为我能在这里看到各种各样的奇迹呢。一颗小行星的爆炸,之类的。”

“可是我什么都看不到,除了该死的日出日落。”他继续说下去,“我会不会已经死了?”

“胡说八道。你正在回家的路上了。”

“是啊,我在飞船里每呆一秒钟,我就离你更远一点。”

“我想起我家的冰箱里还留着我喝剩下的牛奶,楼下保安室还有我的包裹等着我去拿,我也忘记跟孤儿院的小朋友们说我这周没办法去看他们了。我上飞船之后遇到的这些事我都还没有记在日记本里呢——我有没有告诉过你我有一本日记?”

“没有,但是我现在知道了。”

“你可以去看看——要是我没有来得及回去的话。里面还有不少关于你的事呢。”

“我等着你回来亲口跟我说呢,Wiley.”

 

他很难再联系上孟天。

 

“嘿,好不容易连接上你了。”

“通讯器好像出了点什么…嗞嗞…问题,我这几天一直都在尝试联系控制室…嗞嗞嗞…出什么事了?”

“I am losing you, Wiley.”

“啊哈,猜到了…嗞嗞嗞…”

“詹姆斯,”他说,有点微微的哽咽,“窗外好黑啊。”

“宇宙好像根本没有任何变化。”

“我有一点…嗞嗞…害怕啦。”

“Wiley, ”詹姆斯说,“听到背景放的这首歌了吗?这是你的最爱。”

“嗞嗞嗞……哈,你竟然知道…嗞嗞嗞…我的品位还不错吧。”

“等这一切都结束了之后,”詹姆斯说,“我们来一场真正的约会。晚餐,电影,你选。”

“我的意思是,除了星战那次之外,我们还有一个约会。”他补充道。

"答应我Wiley, 不要失去信心,好吗?你会回来的,我就在这里等着。"

“嗞嗞嗞……那么这就是再见了?嗞嗞嗞…我能告诉你一件事吗?”孟天问。

“我也爱你, Wiley.”詹姆斯回答道,在孟天说出口之前。

 

“嗞嗞嗞…詹姆…嗞嗞嗞…詹姆斯?”

“我在。”

“我好像见到了小行星爆炸。”

 

“嗞嗞嗞…还有一件事…嗞嗞嗞…”

声音停止了。

 

如果八分钟之后你拿着一个超大倍数的望远镜,在浩瀚无际的宇宙中找到我的飞船,从那个小小的窗户看进来找到我,你就可以看到我对你比了个心呢。

*:灵感来自于一篇Janto同人文,"reach out and touch someone",侵删。(Janto大法好!)

就这样,大家新年快乐!

  

评论(8)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