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叫叫叫叫

可逆不可拆

【Janto】关于高空俱乐部

不科学OOC都是我的错。欢迎拍砖和建议。


Summary:AU. Jack讨厌坐飞机,Ianto Jones还不是火炬木的组员。不过他很快就会是了。

 

 

Jack没想到在他的有生之年他还会需要坐飞机。该死的,他可是拥有隐形飞船的时间特工啊?就像是,就像是——他偏头瞄了一眼坐在他身边闭目养神的医生,导致他要坐飞机的罪魁祸首——如果你能选择拥有我这样一张俊脸,你就不会去选择Owen的,他心里恶狠狠地想。

并不是说Jack对坐飞机有多么大的意见。他只是纯粹觉得这是在浪费时间和经费,而且,好吧,飞机晃得厉害的时候他可能会有那么一点点的不适,就一点点。

这时Owen抬起眼皮瞟了他一眼,“告诉我,Boss, ”他勾起一边嘴角略带嘲讽地说,“你不会害怕坐飞机吧?”他似笑非笑地看着Jack抓紧安全带的手。

“噢Owen, ”Jack反击道,“有什么东西是值得我怕的呢,说句不好听的,就算飞机掉进海里我也是毫发无损的呀。”他耸耸肩,故作轻松地说,“而你就不一定了。”

“我在火炬木工作这么多年就没见过有组员说会晕飞船的,”他又补上一句,嫌弃地看了Owen一眼。而后者则白了他一眼,靠在窗边继续闭目养神去了。

跟全组最不让人省心的家伙单独出任务,Jack仰头看着机舱顶,还有18个小时的飞机,注定是漫长的旅途啊。

 

“先生,打扰了。”一个略微低沉的男声在Jack的左边响起。他抬起头,一个空少为难地站在过道上,有些不好意思地说。“能请您的朋友把遮阳板打开吗,我叫不醒他。”他朝Owen的方向示意了一下,Jack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Owen好像已经睡死了,张着嘴靠在窗上,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这种组员。Jack扶额,右手粗暴地掐了Owen的大腿一下,

“嗷!”Owen吃痛地大喊一声,眼睛猛地睁开,差点从座位上甩出去。有几道好奇的目光朝他们这边看来。

“搞什么…Jack!”Owen恶狠狠地盯过来,想把Jack生吞活剥了似的。可是他还歪歪斜斜地卡在座位上呢,这就使得他的目光一点威胁性都没有了,反而还有些滑稽。

“咳,”Jack强忍住笑,“遮阳板打开。”

Owen一边目不转睛地用眼神杀死着Jack一边愤愤地打开遮阳板,刺眼的阳光照进来,“谢谢您,”Jack听到那个空少说,声音里带着藏不住的笑意,“我们马上就要起飞了。”他说,Jack注意到他带着熟悉的口音,出于好奇,他抬头借着阳光打量着身边的这个人。

非常英俊,他首先在心里这么评价到,并不是那种他见得多的棱角分明的英俊,而是一种难得的温软的感觉,就像…热牛奶。他在心里默默地做了个比喻。为了不让自己看起来像个变态他飞快地扫视了一眼,身材也很棒,尤其是小马甲勾勒出的腰线。Jack可以想象出自己的手放在他的腰上面的情景。一阵潮湿的气味冲进他的鼻腔,是空少身上的淡淡的香水味吧,像海的味道。我给他打9.5分,Jack默默下了个结论,一边想分辨出他用的是什么牌子的香水。

“威尔士人?”他没有把内心某些不太正经的想法表现出来,只是漫不经心地这么问到。空少在朝他微笑,于是Jack也朝他大大地笑了一个,事后被Owen评论为“愚蠢的笑容”。

“卡迪夫。”空少微微点了点头并说,“我猜您是从我的口音里听出来了。”

“我们也是在卡迪夫工作的,在海湾那一块。”Jack说。

“啊真的吗?我就住在千禧球场那附近呢。”空少说着,眼睛闪亮亮的,语气带着一丝欣喜。

“真巧啊。”Jack说着,朝他伸出一只手,“Mr…?”

“Jones, ”空少微微弯了弯腰握住他的手,轻轻地摇了摇,“Ianto Jones.”

“Jack Harkness.”他说,“很高兴认识你 Jones Ianto Jones.”

空少被他的话逗得腼腆地笑了一下,张嘴刚想说什么,飞机上开始放安全指示视频了。于是他只是浅笑着说了句“祝您旅途愉快,Mr. Harkness”然后就走到前面去了。

“我猜飞机也不那么糟糕嘛。”等Ianto走远后Owen调侃地说道。他可太清楚自家组长什么德行了。“不过说真的Jack,你的搭讪技巧恐怕是你那个年代的吧?”

“闭嘴。”Jack这么说着,嘴角却意味不明地笑开。

 

飞机还是很糟糕的,当飞机开始剧烈晃动的时候Jack这么想。飞机已经飞了好几个小时了,窗外从阳光明媚变成了一片昏暗。Jack抬手看了看时间,晚上一点了。Owen在一旁睡得很熟,他轻微的鼾声在Jack耳边嗡嗡作响。飞机上非常安静,只有紧急指示灯在一闪一闪的。旅客们似乎都不为这阵气流烦心。Jack打开手机浏览器买了个WiFi套餐,想要分散一下自己的注意力等这阵气流过去。

一阵脚步声由远及近地传来,走到Jack面前的时候停下了。Jack停住了滑动屏幕的手指,听到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从他的前方传来。有人在他面前不远的地方坐下了。那阵潮湿的气味又环绕到了他的周围。是那个空少。Jack想。他们坐的是第一排,有气流的时候乘务人员是要坐在他们前面的那个椅子上的。他借着走道上微弱的指示灯向前面看去。果然是Ianto Jones. Jack在心里默念了一遍这个名字。

Ianto注意到了他的目光。他把安全带扣好之后朝Jack的方向看过来,很明显地他也发现了面前的人就是下午交谈过几句的人。他无声地朝Jack“Hi”了一声,保持着他的职业微笑。Jack朝他挥挥手。然后他们没有再多的动作,两人都融入到了漆黑安静的环境里。

但是Jack觉得心烦意乱。不仅仅是因为气流。他不能控制地把目光投向Ianto. 紧绷的安全带把他的身形更完美地勾勒了出来,Jack发现他比下午还要吸引人。他在黑暗中打量着Ianto. 他什么都看不清,但光是一个模糊的轮廓就让他有些浮想联翩了。更别提他还能听到Ianto若有若无的呼吸声。

空气变得有些粘稠,他觉得那阵呼吸声越发地清晰沉重了。Jack僵坐在那里,汗毛直立。他一动不动,觉得自己有些呼吸困难。Ianto Jones离他一米都不到,Jack甚至觉得他一伸手就能够到他完美的腰线。他不知道Ianto在干什么,他的眼神看向哪里,会不会也在朝自己的方向看。

黑暗给这个场景蒙上了一层面纱,而这正是美好所在。

他就这样观察了Ianto Jones很久。他观察Ianto侧脸的轮廓,他观察他健壮的小腿肌肉,他观察他臀部的曲线,观察他……

他摇了摇头。把那阵包围着他的气味散开。别像个变态,Jack. 他这么想。

然而神使鬼差的,他在facebook的搜索栏里打了Ianto Jones. Ianto听上去并不是一个大众的名字,Jack很满意地看到跳出来的第一个头像就是那个坐在他对面的人。Ianto的头像大概是他在某个岛上度假时候的照片,他戴着墨镜穿的花花绿绿的,手上捧着个菠萝,笑得快要露出20颗牙齿。跟那个对他微笑的Ianto一点都不一样。Jack悄悄地保存了这张照片。

Ianto的主页只有几张跟朋友和家人的合照,没有看到有女朋友/男朋友的踪迹。9.5分实在不应该是单身啊,Jack这么想,心里闪过一丝不健康的欣喜。

他向他发送了好友请求,暗暗地观察着空少的反应。他看到Ianto的手机亮起来,五秒之后向Jack投来一个疑惑的目光。Jack只是耸耸肩,给他一个不置可否的微笑。

 

聊天窗口

Jack Hardness:“Hiiiiiii :)”

Ianto Jones:“… Hardness? 我以为你姓Harkness xx”

Jack Hardness:“你是对的,甜心。你懂这个名字的用意的。”

Ianto Jones:“Sorry I don’t understand ;)”

 

Jack看着最后那个眨眼的表情会意地笑了笑。他听到对面的人压低的吃吃的笑声。得了吧Ianto Jones,他心情大好地这么想,我知道你懂的。

他们又聊了好一阵,至于聊了什么你们是不会想知道的。

 

“Coffee or tea?”等那阵气流过了之后飞机上开始供应饮料。Ianto推着他的小推车一点点地问过来。“Hi Jack,”Jack听到那个令他愉悦的声音,他装着若无其事地回过头,“Coffee or tea?”Ianto问,身子弯的比平常低,Jack猜他绝对是故意的。他凑到Jack跟前,肩膀擦过Jack的。

Jack微微直起身子,不着痕迹地拉下他的领带让他更靠近自己。“You, ”他说,手抵在他的后颈把他带向自己,嘴唇蹭上他的耳廓,缓慢而暧昧,以及确保只有他们两个能听到。Ianto感受到他说话的时候呼出的气体打在自己颈窝,酥酥麻麻地,温暖而潮湿,他小小地颤抖了一下。

“Yes Sir.”他直起身子,似笑非笑地给他倒了杯咖啡,一本正经地答应道。Jack直勾勾地直视着他,眼神火热得赤裸,毫不掩饰。“Thank you,”Jack压低声音说,大拇指指腹装着不经意地擦过Ianto的大腿向下滑去。

“You’re welcome.”Ianto说,一本正经面不改色。

 

“Holy Shit.”Owen说。

Jack得意地看了他一眼。

 

短暂地供应了食物和饮料之后,走道上的灯又熄灭了。机舱又回归平静。Jack抬手,还有八个小时就到目的地了。哒哒哒的脚步声又想起来,Ianto一阵风一样从Jack身边走过去,留下他的香水味在身后。Jack探出头去看。

Ianto在机舱尾部的准备室接水,看上去是想泡杯茶或是咖啡。Jack起身朝他走过去。

 

“嗨。”他说,这次没有压低音量。

Ianto并没有表现出十分吃惊的样子。他像是早就预料到Jack会跟着过来。“嗨。”他说,放下手上的杯子朝他挑眉,“要咖啡么?”

Jack上前一步,缩短两个人的距离。“那不是我需要的。”他说,意有所指地看向Ianto.

“很遗憾我不知道什么是你想要的,”Ianto耸耸肩,装着抱歉地说,“试试茶怎么样?”

“这就是你们的服务态度吗?”Jack似笑非笑地说,轻轻扣住Ianto放在腿边的手腕,“不尝试着了解乘客的需求吗?”

“Well,”Ianto说,仍旧面不改色,“或许你可以给我点提示。”

Jack真是喜欢极了他这个假装正经的样子。

于是他扯过他的领带吻上去,像他一直想做的那样。

机舱一片沉静,没有人注意到准备室里在发生着什么。飞机的引擎声轰轰地想着,Jack心跳得飞快,他希望自己的这个举动是正确的。

那股潮湿的气味又灌满了他的鼻腔,还在他的舌尖打转。Ianto回应着他,双臂绕上他的腰,他们的唇齿磕磕绊绊地纠缠在一起。飞机并不平稳,两人跌跌撞撞地跌到墙上,Jack尝到一丝血的味道。

“嘿。”他暂时离开Ianto的唇说,两个人的呼吸都有些粗重,“到那里去?”Jack偏了偏头,示意着隔壁的卫生间。

“乐意至极。”Ianto这么说着钻进了狭窄的卫生间,手牵扯着Jack的肩带。他漫不经心地解开自己的领带,“Well?”他看着还在门外的Jack,语气上扬地邀约着。

Jack微微眯起眼睛露出了个满意的笑容,“Waitfor it, ”他这么说着也挤进那个卫生间,反手把门锁上。

 

洗手间的灯从绿色的“无人”转到了红色的“有人”,天知道持续了多久。

 

Owen从睡梦中突然惊醒。“Jack…?”他拍了拍身旁的座位,Jack不在那里。他大概是去什么地方吐去了吧,睡眼惺忪的Owen这么想着,又睡了过去。不过说真的,这飞机怎么那么比之前晃了啊?

因为今天的风儿还是一样的喧嚣啊,对吧,Jack?

 

这次过后Jack觉得飞机毕竟也没有那么糟糕,以及引擎发出的噪声并不总是坏的。

 

评论(5)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