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叫叫叫叫

可逆不可拆

"得得得。"
我估计他是想蜷起手指敲我的头发出更清脆点的声音,但是他没有手指,于是直接用手闷闷地拍打我的头。
我睁开眼睛,他就坐在我面前。黑溜溜地盯着我。我困的要命,但是我没说话。我也只是黑溜溜地盯着他。
"我饿了。"他说。除了嘴哪都没动。
我还是黑溜溜地盯着他。开关离我太远了,我没有开灯。
"你可以拿走我的姜饼人。"我说。脑子里闪回刚刚模模糊糊在梦里抓在手里的姜饼人。我的手上好像还沾着碎末。
"噫惹。"他不满的声音发的极响,弹到天花板又掉下来。砸我一脸灰。
"我再饿也不会吃人的。"他幽幽地说,好像还皱了皱鼻子。
他很快地背对着我躺了下去,什么也没说。但是我知道他好像是很生气了。
莫名其妙。半夜被拍醒的我还要受气!
我有手指,我勾起手指想弹他的脑袋。
我的手还没有动一下我就把手指松开了。我也饿了。如果有姜饼人的话我会吃人的。可惜没有。手上的粉末也是假的,只有天花板砸下来的灰是真的。
我没有敲他的头,尽管我有手指。我把被子往他身上盖了盖,接着飞快地背过身去。
我听到他把黑溜溜地眼睛闭上的声音。我要接着睡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