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叫叫叫叫

可逆不可拆

Someday you will find me...?

"你的意思是你只有一个哥哥?你不认识我?"
"对。感谢上帝,如果我真有个跟你一样的二哥我肯定天天密谋着干掉你吧。"
"我敢肯定我弟也是这么想的。"
"要你也没什么用,反正我已经会弹吉他了。"
"你会弹吉他???"
"乐队里差一个吉他手……我当然义不容辞了。"
"你们也组了个乐队?"
"嗯哼
"让我猜猜,你们乐队该不会叫……"
"反正不是你们这个傻逼名字,我们要有诗意多了,叫Rain."
"cunt"
"你什么意思?"
"嘿,冷静点,我没那个力气教训你,我自己那个弟弟就够让我烦的了。"
"你确实非常惹人讨厌。"
"所以是你在写歌?"
"每个人都写一点……但主要是我在写,没错,不过我们写着玩而已。"
"你怎么跑到这个地方来的?"
"我有自己的飞船。"
"什么,飞船,你是说那个炮弹一样的东西?别搞笑了……"
"你懂个屁。"
"我们……我的意思是你们,你们住哪呢?"
"在我们那儿有一座小山,我们就住在山脚下。厉害吧,那可是整个星球唯一一座山呢。还有小河,整个星球唯一一条小河,就在我的窗户外面。夏天的时候可以在那里开派对。"
"所以你是个外星人。你从哪个星球来?"
"我的星球是金黄色的。"
"能不说废话吗?"
"他确实没有名字啊,但是我叫他泡泡球,因为看上去坑坑洼洼的。"
"你的形容听上去很不错,一点都不恶心。"
"谢谢。"
"……"
"可是你在哪儿呢?"
"什么意思?"
"你在哪呢?我们一家人都在那个星球上,而我应该有个二哥。但是你在哪儿呢?我从来没有见过你。你在我们那里是不存在的。"
"……"
"偶尔有个傻逼二哥打打架可能也是挺不错的吧。你要知道我大哥可宠我了。"
"恩,如果我弟也跟你一样会吉他的话我也就能跟他尬琴了。"
"得了吧。你们乐队的歌我都听过了,你的吉他还不如我。来来去去就那样。不过我喜欢你弟的声音,跟我一样。"
"……放屁。可我写的歌都是大师级的。"
"行吧。"
"你信不信就你跟我说的这些破事我都能写出一首masterpiece."
"哈哈哈, very funny."
"说真的。"
"那这么说,你写的歌都是你弟跟你说过的破事喽?"
"……不是。"
"真的?"
"……不完全是。"
"I knew it! "

"我得走了。"
"需要我帮你发射你这飞船吗?"
"……那我估计会死在这。"
"如果下次你还来,带上你的吉他,我可以把那首歌教给你。"
"下次还是你来我们这边吧。这里也太热了。"
"……"
"夏天的时候我们会在小河开派对。"
"听上去还不错。"
"那我走了。"
"一路顺风。"
"帮我问候你弟弟,我爱他,他是最棒的。"
"这算是自恋吗?"
"行了我走了。"
"再见。"
"再见。"

…………
…………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