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叫叫叫叫

Would u wanna run away too?

【詹孟】精分挑战(1,2)

拖了很久的精分挑战……算是新年贺文?!各位萌詹孟/世青的小伙伴们新年快乐!!新的一年也继续萌詹孟吧,希望TK11新年都开开心心的,节目越做越好!
3、4的链接: http://zjrhb.lofter.com/post/1d3b07f1_8d71aa5
有兴趣可以去看看!

这是阿佳@电子自旋的"一方死亡的甜文"

先要抱歉这篇文真的没有什么可读性。可能……压根就不符号题目要求,我实在是无法将死亡这种事物强加给他们任何一个人。所以有了接下来的这篇……不合格产品。

 

整个小镇里只有孟天会每天跑去广场中心擦那座金像。
那是一座名叫詹姆斯的男人的金像,男人的面容精致,棱角分明。看起来永远望着远方。他浑身上下铺满了闪耀的金片,眼睛则是墨绿的宝石。
无论是创造了这个金像的人是谁,他都是一个无比伟大的艺术家。

 

孟天太喜欢这座金像了,他是那么完美,那么闪耀。孟天不想让这金像上沾染一丝尘埃……

  

每天早晨,他会向隔壁面包店借来干净的毛巾,然后飞奔去广场擦拭那座金像。他必须要辛苦得爬上底座才能够到金像的胸膛,他只有十四岁,他还不够高。他会小心翼翼地对金像说声“抱歉”,然后用手扶着金像的肩膀踮起脚尖来擦金像的头部。随后他会擦去底座上自己的脚印,回面包店擦干净窗户和桌子。他会得到一块小小的面包,
那虽然不多,对他来说却足够了。

  

那年的冬天非常寒冷,原本安宁的小镇因为忽如其来的饥荒而大变模样。
孟天再也得不到面包了,他只能用一些米粥度日。

可是他依旧坚持每天去广场擦拭他的金像,是的,他的金像。孟天照顾了这金像这么久,一点点小私心让他把这金像称为自己的。

 
直到有一天,他发现金像眼睛下方有一道痕迹无论如何都擦不干净。那让完美的金像看起来像是在哭泣。

“你不舒服吗?我做错什么了吗?”孟天忍不住开口询问。

“不,我的朋友。你一直很好,我只是感到难过。”金像虽然没有开口,孟天却听到了他的声音。

“你为什么难过呢?我能为你做些什么吗?”

“我可以看到整个小镇的人们,这个冬天太寒冷了。人们的日子过得那么辛苦,你们把我放在这高处,你们仰视着我,我却连一点帮助都无法给你们,这怎么会不难过呢?而你,你已经几天没有好好吃过东西了。你把我身上的金片取走吧,去给自己换些吃的来。街口拐角有一个小女孩,她没有钱给外婆看病,连买柴火的钱也没有,屋里寒冷得如同冰窖。你也取下一片金片送给她吧。“

“这些金片就是你的衣服,我取下它们,你不会感到冷吗?我不愿意这样伤害你。”

“拜托了,我的朋友。成为我的信使,代替我传播快乐吧。这是我唯一的请求。“

孟天只能接受了詹姆斯的请求,不过他只取下了一片金片,送给了那个小姑娘。

第二天,詹姆斯希望孟天取下一片金片送给那个贫穷的青年作家,他的才华不应该被埋没。

第三天,孟天取下一片金片给了一个人生活的盲眼老人。

就这样,詹姆斯身上的金片越来越少,贫穷可怜的人们都逐渐得到了帮助。

孟天给詹姆斯披上了一件自己的外衣来抵御寒冷,那衣服对詹姆斯来说太破烂了,孟天担心詹姆斯不喜欢这件衣服,而詹姆斯担心孟天不喜欢变得黯淡无光的自己。

但他们并不需要担心什么。

”我的朋友,我很喜欢你的衣服。它由你的关心与善良织成,再富有的皇帝也得不到这样珍贵的衣物。“

”你现在比以前金光闪闪的样子还要好看,我喜欢所有的你。“

冬天还在继续,詹姆斯身上已经没有任何金片装饰,只有两颗深绿的宝石点缀在深色的石头上。

“我的朋友,谢谢你的陪伴与帮助。我已经没有什么好给你的了,你取下那两颗绿宝石去过美好的生活吧。

”你把它们送给我,那它们就是我的了,我有处置它们的权利。我现在要它们永远在你的眼睛上散发光芒。“ 孟天并不接受詹姆斯这种无私的馈赠,别人可以拿走詹姆斯的礼物,唯独他做不到。他不能容忍詹姆斯因为自己遭受任何伤害。

孟天帮助了许多人,他自己的生活却在恶化。他没有充足的食物,甚至没有充足的衣物抵御寒冷。他变得越来越虚弱,有时他看向詹姆斯,会幻想那座雕像变成了真实的人。

那天的孟天尤为虚弱,爬上金像的底座就耗光了他全身的力气。他靠在詹姆斯的身上休息,耳边满是詹姆斯焦急的询问声。他抬头看詹姆斯的眼睛,忽然对詹姆斯说:”你的眼睛已经属于我了,我可以吻它一下吗?“

”你可以亲吻我,我的朋友。但你要吻在嘴唇上,因为我爱上你了。“

 

所以孟天亲吻了詹姆斯的嘴唇,然后他从高高的底座上跌落,就像一只不能飞翔的燕子从天空跌落。

他看着詹姆斯,看着詹姆斯的雕像出现裂痕,然后破碎。深绿色的宝石也随之掉落.....

他慢慢失去知觉,慢慢失去生命。

 

人们指着男孩僵硬的身体和周围大小不一的石块议论纷纷,他们认为是雕像破裂砸到了可怜的男孩,却没有人看到男孩胸上那两颗闪耀的宝石。

 

孟天再睁开眼时,那宝石就在他眼前,那宝石点缀的人也在他身边。原来詹姆斯本身就棱角分明,并不是因为雕刻的原因。

 

——————————————————————————————————————

大家都看到是快乐王子的梗了,把小燕子的角色换成了天天。把詹怂变成王子.....一个大写的ooc我个人觉得金像破碎和天天那个都算死亡,不知道大家怎么看。结尾跟着快乐王子写,上帝让天使带来人间最美好的两个事物,天使带去了天天和詹姆斯。所以不是假死,他们在天堂。

 

还有就是说下,我这里大概要闭关半个月。谢谢大家,高考后见吧
(一切顺利啊阿佳!!)

-----------------------------------------------------------------------------

然后这是我的"表白成功的虐文"
其实好像并没有写出来表白,但是感觉差不多(你)
写文的时候全程脑补Janto...
写毁了这个梗,任何不科学都是我的错。

“Wiley, Wiley? 你在那儿吗?”

男人的声音从飞船广播传出来,伴随着一点无线电的杂音。孟天睁开眼睛从睡梦中醒来。他有些艰难地坐直了身子,从窗外看出去——仍旧是一片漆黑。他按了按紧挂在耳朵上的通讯器,“是的,是的,我听着呢。詹姆斯,是你吗?”

“Yes,”那头的人说道,“听上去我打扰你睡觉了,抱歉。”

“噢,多稀奇啊。”孟天说着,伸了个懒腰,“所以?”

“总部发现…发现飞船出了一点小意外。它现在有些稍微偏离了运行轨道。不过不用担心,他们已经在尝试着解决这个问题了。有什么进展我第一个通知你,好吗?”詹姆斯说着,带上一丝安慰的语气。

“好的。”孟天又重新躺回自己的休息舱,“不过要是解决不了,我要一辈子当太空垃圾的话…那还是别告诉我的好。我还想睡个好觉呢。”他这么说着,“祝我好梦吧,詹姆斯。”

他这么说着,把那些乱飞的毯子又裹紧了一点,切断了无线电通讯。

而那头,地面控制室里的詹姆斯久久地沉默着。

“好梦。”他最后说道。

 

“嘿,有什么进展了吗?”詹姆斯靠近那个拿着铅笔疯狂在一张桌子那么大的白纸上打着草稿的人,问:“我跟Wiley说这不是什么大问题,告诉我这句话是正确的?”

“Negative.”那人头都没抬,“今早总部监测到一阵不稳定的微波——这辈子都没有见过那种波动,天知道那是什么。我们猜想正是因为发出这种波动的物体——再一次的,我们对它毫无头绪——影响着飞船。”

“如果我们连它是什么都不知道,我们又怎么可能知道怎么去对付它呢?”

 

“Hey, ”詹姆斯拿起话筒轻声地说,“但愿这次我没有打扰到你的休息。”

“没有,”孟天回答到,一边咀嚼着什么东西,“我在看我今天看到的第七次日出。”

“我希望你享受那个,”詹姆斯说,“据我所知我从来没有看见过一次日出,Well…至少没有从你那个角度看见过。”

“是啊是啊,一天能看到几十次日出,多么浪漫啊。”孟天恹恹地说,伴随着一声响亮的吞咽声。

“要看对象了,”詹姆斯说着,马上意识到了这句话里调情的意味。

而孟天只是笑笑,没有对这句话作出评价,一反常态。

 

总部终于宣布说没有能调整运行轨道的方法。            

 

“我当然知道这不是什么‘小意外’,詹姆斯。”孟天说,“我能感觉到飞船的不对劲,不然你以为我怎么得到这份工作的?”

“总部只是说没有完美的解决方案。飞船偏离得不算太离谱,幸运的话…”

“幸运的话我在有生之年还能回到地球,是的,”孟天说着,听上去满不在乎,“宇航员101,幸运,哈哈。”

“在那之前我会在这里陪着你的,好吗?”詹姆斯说,“24/7,任何时候。”

“你是在控制室安家了吗?”孟天开着玩笑道。

“是的。”而这头的詹姆斯一本正经地回答。

孟天扑哧一声笑了。

 

“你看过小王子吗?”

“当然。”

“我现在觉得我就是那个四处游荡的熊孩子,飞船四周都是我叫不出名字的星球。”

“从你看日出日落的数量来说,是的,你跟小王子有一定的可比性。”

“地球上几点了?”

“凌晨两点。”

“哈,这次换我打扰你了?”

“Not at all, Wiley, not at all.”

“听上去可不怎么真诚,我在这头都能听得见你心里在发牢骚。”

“Well, 也许是有一点。”

“你记得那次控制室全体加班到深夜吗?”

“如果你是说那个错误警报的话,是的,我记得。但是我可以肯定你不记得。”

“胡说八道。”

“是真的, Wiley. 我亲眼看见你嘟嘟囔囔地卷成一团倒在沙发上的,别告诉我你不是在睡觉。”

“在那么多人之中能得到你的注视真是荣幸之极。”

“顺带一提,不然你一直以为你身上盖着的外套是谁的?”

 

“早上好。”

“早上好。”

“詹姆斯你那边哗啦啦的什么声音?关掉它,我有些听不太清。”

“……”

“这下好多了。你在干什么?”

“我正在,准确地说是我刚刚,正在洗澡。”

“……你边洗澡边接我的通话?”

“我能说什么呢,你时间掐的挺准的。”

“那么你现在在干什么?”

“光着身子跟你通话,我得说这样子看上去挺傻的。”

“…天啊。”

“别担心,我捂着重要部位了。这听上去蛮性感的?”

“性感你个头。”

忙音。

 

“孟天你在吗?”

“什么事,詹姆斯?我希望你不是为了提醒我赞你脸书的最新动态。”

“事情是这样的。最新的星球大战电影出了。”

“God damn it! &……%¥……*@()(@#!¥”

“可怜的Wiley. 我朋友昨天去看首映了,他还给我拍了张电影院的大海报,简直酷毙了。”

“……”

“我放上了脸书并提到了你,这下你没有理由不赞我的动态了。”

忙音。

 

波动变得越来越奇怪了。

 

“Wiley你刚刚呼叫我了?”

“对,可是一直忙音。哪个美女宇航员也被困在飞船上面了吗?”

“没有,我这条线只接你一个人的通话。奇怪,我刚刚明明没有收到显示。”

“Never mind, 可能是我按错了什么键吧。”

“急事?”

“没有。只是想问问你今天打了什么颜色的领带。”*

“你的飞船偏离了航行轨道,从窗外看出去是你从来没有见过的星球,你甚至不知道有没有一支外星军队正朝你这个方向来——而你打过来只想问我今天打了什么颜色的领带?”

“对啊。”

……

“是蓝色的,条纹的那一条。”

“噢。那正是我最喜欢的一条呢,哈哈。”

 

“Wiley,你记得上次我说我没有收到你的通话显示吗?”

“嗯,查出原因了?”

“是那个不知名的波动。某个东西在影响你和地球的联络。”

“外星人终于忍受不了我的英俊想要把我据为己有了?”

“听着Wiley,这一切不会那么糟糕的,好吗?你会回来的。而当你回来的时候,第一眼就能看到我的条纹领带。”

“再答应我一件事?”

“什么?”

“等我一起再去看星战。”

“好的——这算一个约会吗?”

“你认为呢?”

 

“嘿詹姆斯,我希望我没有打扰到你。”

“放心吧Wiley. 你听上去不大对劲。”

“飞船里太冷了。”

“你的毯子又到处乱飞了吗?”

“我想我现在挺需要你的外套的。”

“你现在挺需要我的。”

“确实是,哈哈。”

“跟我说说吧,Wiley.”

“我从来还没有见过外星人呢。”

“我也没有。”

“他们会很友好地打招呼吗?我应该跟他们说什么呢?”

“你可以试试‘Hello’”

“ehh, 我很怀疑它们是不是会喜欢Adele.”

“我曾经听说过有种外星人打招呼的方式就是和你啪啪啪,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但愿你不要遇上这种外星人。”

“我倒是挺期待的。”他叹一口气。“詹姆斯,宇宙真无聊啊。黑漆漆的,什么都没有。”

“我曾经以为我能在这里看到各种各样的奇迹呢。一颗小行星的爆炸,之类的。”

“可是我什么都看不到,除了该死的日出日落。”他继续说下去,“我会不会已经死了?”

“胡说八道。你正在回家的路上了。”

“是啊,我在飞船里每呆一秒钟,我就离你更远一点。”

“我想起我家的冰箱里还留着我喝剩下的牛奶,楼下保安室还有我的包裹等着我去拿,我也忘记跟孤儿院的小朋友们说我这周没办法去看他们了。我上飞船之后遇到的这些事我都还没有记在日记本里呢——我有没有告诉过你我有一本日记?”

“没有,但是我现在知道了。”

“你可以去看看——要是我没有来得及回去的话。里面还有不少关于你的事呢。”

“我等着你回来亲口跟我说呢,Wiley.”

 

他很难再联系上孟天。

 

“嘿,好不容易连接上你了。”

“通讯器好像出了点什么…嗞嗞…问题,我这几天一直都在尝试联系控制室…嗞嗞嗞…出什么事了?”

“I am losing you, Wiley.”

“啊哈,猜到了…嗞嗞嗞…”

“詹姆斯,”他说,有点微微的哽咽,“窗外好黑啊。”

“宇宙好像根本没有任何变化。”

“我有一点…嗞嗞…害怕啦。”

“Wiley, ”詹姆斯说,“听到背景放的这首歌了吗?这是你的最爱。”

“嗞嗞嗞……哈,你竟然知道…嗞嗞嗞…我的品位还不错吧。”

“等这一切都结束了之后,”詹姆斯说,“我们来一场真正的约会。晚餐,电影,你选。”

“我的意思是,除了星战那次之外,我们还有一个约会。”他补充道。

"答应我Wiley, 不要失去信心,好吗?你会回来的,我就在这里等着。"

“嗞嗞嗞……那么这就是再见了?嗞嗞嗞…我能告诉你一件事吗?”孟天问。

“我也爱你, Wiley.”詹姆斯回答道,在孟天说出口之前。

 

“嗞嗞嗞…詹姆…嗞嗞嗞…詹姆斯?”

“我在。”

“我好像见到了小行星爆炸。”

 

“嗞嗞嗞…还有一件事…嗞嗞嗞…”

声音停止了。

 

如果八分钟之后你拿着一个超大倍数的望远镜,在浩瀚无际的宇宙中找到我的飞船,从那个小小的窗户看进来找到我,你就可以看到我对你比了个心呢。

*:灵感来自于一篇Janto同人文,"reach out and touch someone",侵删。(Janto大法好!)

就这样,大家新年快乐!

  

1203节目的小糖!
P1说到良心制约什么的的时候天天朝詹总比了个心~真是可爱极了……
P2天天个人,因为我觉得太可爱了我一定要贴出来……
还有两张图太大了没放出来,但是节目26:31到26:57左右詹总说加拿大人真的很少,比如他湖边小屋啊两三天看到一个人一定会打招呼啊什么的,全程看天天,干什么怕别人不知道你们已经一起去过湖边小屋了吗?!
以及詹总说他拾金不昧的时候也一直看着天天像再说"天天你看我很棒对不对" Day后来有很赞许地看回去像说"对我家詹姆斯真的很棒"
真是可爱死我了
而且有没有发现昨天天天报新闻的时候因为詹总躺在那里话都卡壳两次!天天你的嘴炮呢?!你不要紧张啊?!

我要死了。我要死了。我要死了。

总裁,翻,我,牌子,了,他说我,特别懂事,他特别喜欢,我,啊,啊,啊,啊,啊。

难道是因为我头像是詹孟?!懂事?!

起因是跟一个名字是dayday夫人的妹子说早安,然后说下次不会回复她了因为她不是詹姆斯夫人,是个不忠诚【?】的粉丝

然后我搭话

然后总裁说我懂事 说我是个好人

然而我顶着詹孟头像

站詹孟就懂事是吧 给你助攻就是好人是吧

我要强行打tag

【没有征得妹子同意截图抱歉,侵删。】

今天节目的糖……
P1詹总敲可爱,一直看着天天,拍桌子!然而这么可爱的动作不是总裁你的风格啊?这不是day的风格吗?!
P2我真的不懂……Day你碰大超哪里……你为什么看着詹总……这是什么暗示吗……对不起我想歪了……
我真的不知道这两个人明目张胆想干嘛。

【詹孟】思念爱人时的正确做法


【疑似撒娇的詹总,OOC可能有,触雷抱歉,可是我觉得很萌...】

孟天不在身边的第一天,想他。

孟天不在身边的第二天,想他。

孟天不在身边的第十天…

我要疯了。

詹姆斯觉得自己最近做的最傻的事就是没有带孟天回来加拿大。

 

“Come on, Wiley, 你就当是旅游嘛,你都没有来过加拿大。”詹姆斯夸张地对电话那头的人说,“这可比你一个人呆在上海好多了,你不想看看我小时候住的地方吗?还有我的湖边小屋?我保证跟你一起的话我肯定能呆上七天的,不对,七个月!”他着急地说,“Wiley pleazzzzz, 我真的特别想你。”他甚至拖长了音调,仿佛在撒娇。

一米九几的汉子用这种甜腻腻的声音说话,还好你的父母现在不在你的身边啊詹姆斯。

“James…”孟天看着化妆间黑压压的人群,在电话那头压低声音无奈地说,“我也特别想你,我特别想去你的家乡看看,可是我这边工作真的还剩很多…我回家之后可以跟你视频啊,再说你也没有几天就要回来了。”他抬手看看时间,又要差不多开始录制了,叹口气。

“我一天都不想忍了,”詹姆斯有些委屈地说着。

“詹姆斯别这样,笑一个,”孟天低声哄着他此时像孩子一样的爱人。詹姆斯一离开孟天超过一天就会犯病,跟个三岁小孩一样,看不见孟天就心情郁闷。“我们马上就能见面啦詹姆斯,多钓几条鱼,多睡点觉,我很快就会出现啦。”

那头的詹姆斯叹口气,“我还想试试看我能不能钓到187的三文鱼呢。”

“你早就已经成功了,Mr. Alofs, ”孟天带着笑意说,“See you soon.”

“See you soon baby, 我爱你。”詹姆斯说。

“我也爱你。”

 

听见孟天的声音确实让詹姆斯好受了那么一些,不过也就那么一点点。他站在湖边惆怅地自拍了一张苦瓜脸发上微博,仿佛在跟孟天说“我跟你讲我就这表情”。拍出来整个人好像都好像老了那么几岁,思念果然催人老?

Alofs先生觉得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孟天把他搅得快要发疯。

 

“Wiley?”电话那头有些嘈杂,詹姆斯不得不捂住另一只耳朵以便听得清楚一点,“我到上海了,你在哪?”

“?!”电话那边的人起码愣了5秒钟,“你不是过几天才回来吗?”

“Well, 既然你没有时间来加拿大我唯有回来找你,”他说,“我说了,我一天都不想忍。”

他总算是体会到安龙的心情了。多伦多到上海,14个小时,哪怕见他一分钟也值得。

“詹姆斯你是个白痴,”而那头的孟天咬牙切齿地说,“我在多伦多。”

“What?!”这下轮到詹姆斯震惊了,“你,你不是在上海工作吗?”

“…我说了,我也很想你。”孟天在那头还是气冲冲地,“我好不容易提前赶完了通告要来两天假你竟然告诉我你在上海…詹姆斯你这个…你这个白痴…”

......

“你为什么不告诉我?”詹姆斯却低头笑开来,放柔语气问着那边快要炸毛的人。

“你又为什么不告诉我?”

情人间的惊喜啊,叹气。

“你就给我呆在那里,James Alofs, ”最后孟天狠狠地对着手机说,“你哪都别去。”詹姆斯隐隐听到他询问下一班回程机票的声音。

“Yes Dear.”于是他这么答应着,溢满笑意的声音传到那边去。

【詹孟】 精分挑战(3、4)

剩下两题分别是 用一方死亡梗写一篇甜文&用告白成功梗写一篇虐文!

阿佳人鱼脑洞好好好,为什么詹总喜欢海?因为他浪啊(并不是


电子自旋:

这是和@叫叫叫叫叫一起玩的精分挑战。

分别是第三、四题。

顺便告白叫叫!

—————————————————————————————

这篇是叫叫的甜~

甜文,以“从那以后他们再也没见过彼此”结尾。

纽约今天难得的好天气,提前完成任务被批准放半天假,心情大好的孟天举起自己左右手各一杯奶昔在大太阳底下晃了晃这么想着,感觉自己完全可以再喝下十杯奶昔。

工作日中午的中央公园还是一如既往的多人,孟天好不容易找到一张空着的长椅坐下看了看周围,看来NYC的白领精英们都热衷于在公园里三五成群地吃自己自带的午饭?孟天默默地环视了一遍白领们的食物,直到看到一盒炸鱼薯条他才把目光收回来,我还是好好爱我的巧克力奶昔吧,他默默地低头猛吸了一口奶昔。

“嘿,你介意我坐这儿吗?”孟天的肩膀被拍了拍,一个微微有点喘气的男声这么问道。孟天抬手挡了挡阳光想看清楚来人却只看清一个逆着光的身影“噢当然不,”孟天这么说着却不满地嘟起嘴,顺便不情不愿地把已经在长椅上展成大字型的身体收回来,“坐吧,Mr. Suit”

“Excuse me?”来人却好像没听清,坐到他身边,好脾气地问着。

孟天这才打量起眼前的这个人,西装革履油头粉面,一看就是坐办公室的人。他微微翻个白眼,跟自己这种在外面到处跑的不是一类人。

“请问你有纸巾吗?”来人大概是被孟天盯得发毛,于是开口问道。“Yep,”孟天把奶昔放到一边,腾出手在外套口袋里掏出张纸巾递给他,“难得的好天气,不是吗?就是有点热。”他看着来人擦着额头上的汗这么说道。

“这才像夏天嘛。”来人这么回答道,“谢谢你,Ja… Otto Dekker, Nice to meet you.”说着朝他伸出手。

“River Woods,”孟天张口随便编了个名字,一面之缘的陌生人而已,意思意思拍了拍他的手,并没有握上去。“那么, 让我猜猜,律师?”他起身半蹲在Otto面前与他平视,蓝眼睛眨巴眨巴盯着他好一会儿,“不对,”他又摇摇头,“没有那种气势。”

“金融分析师,”Otto笑了,“在Alofs事务所工作。”他说着,手在脸颊旁边扇着风。

孟天看着他的动作,又不舍地看了看奶昔,“看你好像很热,要不要喝杯奶昔降降温。”他半眯着眼睛把奶昔递过去,十分艰难地跟奶昔说着再见。

奶昔你要原谅我,谁让我是善解人意乐于助人的美国好青年呢,唉,唯有明天再跟你见面了。

“不用,谢谢。”Otto礼貌地挥挥手拒绝了,“保持身材。”

EXCUSE ME?! 保持身材?!奶昔做错了什么?!孟天愤愤地看着这个人拒绝了他的宝贝,盯得Otto心里有些虚。“呃…anyway, 谢谢。”他从黑着脸的孟天手里把奶昔接过来喝了口,well…

“味道还不赖,谢谢你。”他对孟天说,语气中带点安抚的意味。这个人怎么因为一杯奶昔就差点要炸毛…

真是可爱。

“那当然!”孟天狠狠地说,低头喝着他那杯奶昔。

“这是你的午饭时间吗?”尴尬中Otto抬手看了看表,问:“好像差不多该回办公室了?”

“我下午放假。”孟天翘起二郎腿吊儿郎当地说,还微微吐了个舌头,仿佛在示威,“哈哈哈嫉妒吧怎么样我就是能放假而你不行,略略略。”

然而Otto却说:“正好我下午也放假,还不知道这个难得的机会可以干什么,有什么建议吗?”

孟天立马就来了精神,仿佛刚刚奶昔之仇都被丢在脑后“朋友你看过音乐剧吗?你听过hairspray吗?我跟你讲……”

我真的不怎么感兴趣。Otto心里默默吐槽着,然而看着他那兴致勃勃的样子没有也不忍心打断他,只是带着很温柔的笑容,时不时还会点点头,耐心地听完孟天的长篇大论。

谁让他刚刚不小心伤到了孟天对奶昔的一腔热情呢?

最后Otto还是被孟天说动,吃下了他的安利去看音乐剧。“我原谅你刚刚对我的奶昔犯下的错了,”在门口等待的时候孟天说,抬手想做个夸张的动作却碰到Otto的手背。孟天略微有些尴尬,他抬眼瞄了瞄Otto,而后者却笑的一脸高深莫测。Otto反手,把孟天的手牢牢扣住。

好吧,这下孟天是真的尴尬了。

很热的天气,Otto的手心却没有一点汗。孟天尝试着把手往外抽了抽,在发现对方丝毫没有松手的迹象之后他选择了放弃。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孟天低头看自己的鞋尖,Otto低头看着他,这种尴尬一直延续到开场。

这没什么,孟天。他好几次在心里这么对自己说,至少他挺帅的,你并不吃亏,不是吗?

于是在孟天的不反抗中,他们两个几乎一直牵着手看完了这整一出音乐剧。

很久之后孟天回想他的整个人生,他都会记得这是他看过最不专心的一场音乐剧。

“感觉怎么样?”结束后孟天问他。

Otto的拇指有意无意擦过孟天的手背,“感觉…很棒。”孟天抬头,看见Otto直勾勾地盯着他。他有一刻不知道Otto说的是什么,是这个音乐剧,还是什么别的。

“我要从这里回家了。”地铁口,孟天说,终于抽出了他的手。“那么我们…”

“下次见。”

“再见。”

两个人同时说。

两个人同时愣了愣。

“再见啦,很高兴认识你。”最后孟天说。

“噢对了,Dekker先生,”孟天在台阶上回头对看着他的Otto说,“Otto Dekker这个名字真的傻透了,为什么不试试詹姆斯呢?”他笑的开怀,左边眼睛飞快地朝那个人眨了眨,“我觉得你父亲会认为这个名字很适合你的。”

“顺便说一句,”他指了指自己,“Martin Woods.”

他没有再回头看身后的人的表情,他只是抬头看了看天空。纽约难得好天气的一天过去了,毒辣的太阳下山了,满天的星星罕见地出现在这个晚上的夜空中。

孟天吹着口哨,划了交通卡进了地铁站。他的心情似乎变得比中午更好了。

从那以后River Woods再也没有遇到过Otto Dekker.

【最初是想写一个关于一见钟情,一起度过一个下午但是却再也没有见过面的伪甜文,虽然最终没有在一起但是和对方度过了一个永远不会忘记的下午,相遇过后就回归各自的轨道永不相见,各自努力,心里永远会记得这个只有一面之缘的人,就算是连他的真名都不知道,晚年回想起来真的很甜啊?!然而还是用了假名梗,这看上去大概会更像甜文些…没有人知道最后Martin Wood 到底有没有再遇到过James Alofs. 总之…真的不擅长傻白甜,欢迎拍砖!谢谢各位小伙伴们】

——————————————————————————————————————————————————————————
 【这是叫叫和我的分割线】

以“他们拥抱接吻”结尾的虐文。

我把一整日的孤独送给你

在荒凉的海滩我以堆沙为乐

在滚滚海潮打碎的静寂中

我诅咒潮音永远的羞辱

就这样我慢慢等待

等待你的身影破雾走来

詹姆斯有一个故事,詹姆斯有一个秘密。

如果你有金色的头发,蓝色的眼睛。你可以去海边找他,他或许会告诉你这个秘密。

你可能还不知道,王子是真的爱上了小美人鱼。

詹姆斯第一次见到孟天的时候,那男孩就安静地坐在沙滩上望着大海。

詹姆斯从未看过誰,把海洋凝视得那样心无旁骛。他走向前去坐在男孩身旁,想知道这片海在男孩眼中是怎样的美景。

那确实很美。周围的一切繁杂都会因此消失……在他身边,浪潮声也是静谧。 

詹姆斯看看大海,看看身边的男孩,就这样度过了一整个下午。他们享受着相互依偎的距离,却都没人说一句话。

第二天,詹姆斯又在沙滩上看到了孟天,他坐在和昨天相同的位置,依旧专注地看着大海,就像他从未离开。他刚走上前去找到自己的位置,男孩便对他介绍了自己。

“Wiley.” 

“什么?” 詹姆斯没有听清。

“Wiley. 我的名字。” 孟天抬头与詹姆斯对视。

如果……如果孟天是一幅画,那他的眼睛会用去画家所有的蓝色。

“我是James.  我可以坐在这里吗?”詹姆斯有些紧张地问。

孟天轻笑道:“事实上,你已经坐了。不过无所谓,还要谢谢你昨天陪我呢。”

于是詹姆斯又坐在了孟天身旁,他喜欢孟天。孟天喜欢安静地看海。他便也不出声响。

他们又在海边度过了一个下午。孟天看海,詹姆斯看身边人海一样蓝的眼睛。

第三天,孟天与詹姆斯谈论了小美人鱼的故事。

“我觉得王子根本就不爱小美人鱼,不然怎么会连自己的爱人是谁都分不清呢?”  詹姆斯并不相信那些阴差阳错的误会能够成为错过自己爱人的理由。

孟天却说:“你可能不知道,王子是真的爱小美人鱼,她比所有的人鱼都要幸福。” 

詹姆斯接着说道:“那他就是没能保护好自己的爱人,如果是我,我一定不会让她变成泡沫。我不会让她受委屈,她行走起来会痛苦,我就抱着她看这世界的所有景象……”  

孟天无法理解,“可是她都没有办法说话,你们没有过交流,又怎么能相爱呢?” 

“他不说话,我可以安静的陪着他,那些都不重要。我能看到他的眼睛,就够了。”

“你真的会因为眼睛爱上一个人吗?”

“我会,如果他的眼睛像你一样。”

后来詹姆斯每想起那段对话,他总能看见孟天蓝色的眼睛,还有那眼睛里映出的自己。他能以第三者的角度回忆这场景,四周没有其他人,海浪不断地拍打在沙滩上……他和孟天离得那么近。

“所以你为什么说王子爱上了小美人鱼呢?”

“因为她变成了泡沫,人鱼只有被人亲吻,才会变成泡沫。”

“你怎么知道呢?”

“因为我是人鱼。如果你不相信,你可以试着亲吻我。”

这是詹姆斯见到的最无法拒绝的索吻方式,被一个他根本不会拒绝的人说出来……

但是他还是拒绝了。或许是因为孟天的语气有些许的哀伤,或许他还不想用出格的行为毁掉这画一般的人。

所以他笑着对孟天说:“我怎么舍得让你变成泡沫呢?”

那之后的每一天,孟天都会问詹姆斯是否愿意亲吻他。

第一次詹姆斯吻在了孟天的手背。

第二次他亲吻了孟天的额头。

第三次是脸颊……

他甚至会怀着一种近乎膜拜的心情亲吻孟天的脚踝。

每当黄昏来临,他们便会亲吻告别,但没有一次是落在唇上。

伴着夕阳留下的余辉,孟天美的不像个凡人……

詹姆斯问过孟天为什么喜欢看海,孟天回答因为我属于海洋。

孟天问过詹姆斯为什么喜欢看海,

詹姆斯回答因为你属于海洋。

那是大海最蓝,夕阳也最美的一天。

孟天问了詹姆斯那个惯常的问题,詹姆斯吻了孟天的眼睛,然后他被那湛蓝蛊惑……每当他看进孟天的眼睛时,他总能看见星空与大海,然后他就会干出什么傻事。

他继续向下吻了孟天的鼻尖,然后在嘴唇上方停住。

他们抵着额头,即便是再小心的呼吸都会相互缠绕……

他们靠近,再靠近……

此时詹姆斯拥抱着孟天,就像是拥抱着整个世界。

然后他知道了孟天到底是不是人鱼。  

孟天的鱼尾也是蓝色的。下身与上身连接的腰腹处是淡蓝,然后逐渐加深,到了尾端已经是发紫的宝石蓝。无论是哪种蓝色都异常闪耀……海浪依旧在拍打海岸,他们离大海太近了,近到詹姆斯觉得孟天的鱼尾已经在海水下变得透明。

孟天还笑着对他说……

他说没关系。

他说谢谢你。

他说我爱你。

他说我原本属于海洋,现在我属于你。

詹姆斯不记得孟天是否有说再见,他只记得他在片刻间失去了整个世界。

詹姆斯总在海滩上看海,他喜欢躺在海岸上,任上涨的潮汐亲吻自己的身体。如果这片大海愿意亲吻他,他也愿意变成泡沫。

如果你有和大海一样蓝的眼睛,请悄悄地坐在他身旁。或许他会与你分享他的故事。

你可能还不知道,在同样的地方。我遇到了这世上最美的生物……

我们相拥亲吻。

【开篇诗是索菲娅的《等待》,我文力不行写不出那种感觉,辛苦大家意会一下……我先自己吐槽,我也不知道我怎么会想出这么一个有病的设定。谢谢你忍着看完!欢迎打脸给出建议。】

—————————————————————————————

精分挑战的题目,叫叫好像有发过。

想了解的伙伴们可以去看看。

3、4题搞定了!

我们1、2题再见!

😘😘😘😘叫叫我爱你!

谢谢叫叫忍受我的拖延症……

啊啊啊啊啊!好像圈人圈失败了……
 大家一定知道叫叫是谁对吧!
 叫叫好棒的!













































前15分钟有几块小糖

P1是天天起哄让江喃发言,只有天天和詹总站起来了,詹总是看到天天站起来之后才起来的,真的是喜欢一个人看到他做什么都不自觉地同步啊,像上次讲故事的时候一样2333


P2在说饭菜好咸那里,天天朝詹总那边做了个小手势,不知道录节目这两个人这么明显要干嘛


P3是射箭那里,詹总后面舔了一下嘴唇哦,我记得谁说过舔嘴唇是性暗示来着,嗯。


前面15分钟就这样了你们能不能好了,对于你们这种旁若无人的表现我只想说,请继续。

【詹孟】Loveline 8

夜深人静的时候詹姆斯有时会想一些事情,他盯着漆黑的手机屏幕像要把它看穿一样。

然而最后还是什么都没有看出来,屏幕反光照出来的只有詹姆斯没有表情的脸。

第二天早上又回归正常,偶尔被手机里那只小精灵闹醒,更多的时候是自己温柔地把他哄起来。

这样昼夜交替,反反复复。

 

孟天最近的行程比前几天还要满,一天到头不见个人影,常常是詹姆斯熬到深夜也等不到他回来,早晨起床孟天还香香甜甜地流着口水。詹姆斯不愿意吵醒他,无奈地帮他掖好被子,亲亲他的额头去上班了。有时候会收到孟天的短信,后面附着一个;) 像极了他的招牌动作,詹姆斯看着屏保上孟天的照片这么想。

 

“詹姆斯。”下一次两个人正正经经的谈话已经是两个星期后了,这次的孟天却一反常态,收起了那副嘻嘻哈哈的样子,调整好视频画面,神色有点凝重。

“我有件事想,问一下你的意见。”他说出这句话自己却笑起来,莫名的有些苦涩。“我好像好久没有说过这句话了。”

詹姆斯想起以前他要帮着孟天做决定的那些日子,确实是很久以前了。“看样子我们应该合不来”,他小声地笑了起来。简直…恍若隔世。

“你记得我说过我是被这个游戏的剧情限制的吗?”他安静下来开口道。周围一片寂静,两人之间只听得见微小的电流声。詹姆斯的背绷直了,盯着屏幕里的人。

“我们已经到了游戏最后的剧情了…”

“我有一个去百老汇的机会。”他顿了一下。

“这会有两个选项让你选,让我去还是把我留下来。”

“留下来,我就可以一直在你手机里面。”

“不过也就只能到这一步了。”

“让我走,我能在我的这个世界里做成我想要做的事。游戏结束。”他深吸一口气,声音有些发抖,“游戏结束。”他又说了一遍。

他们都知道这是什么意思的。

 

“那如果我不选呢。”两人沉默了很久,詹姆斯开口。

“詹姆斯,”孟天抬头,还是用那双蓝眼睛看着他,忧伤地,“你迟早要做这个决定的。”

他说的是“你”,而不是“我们”。

 

“有点可笑吧,”孟天低头看着自己的鞋尖,“做决定这种事。明明是我的人生。难道因为我不像你们一样我就注定要被‘选择’吗?”

“算了吧,反正我也只是个程序而已。”他最后说,詹姆斯来不及看清他的表情,视频悄无声息地断了。

 

詹姆斯不知道该怎么做。

他没有打算问孟天。他知道孟天是怎么想的。

孟天喜欢他。可是孟天也喜欢音乐剧。

孟天失望和不知所措的表情,他看一次就足够了。

 

他想了很多。像是:“就算一直把他留在手机里自己有朝一日去世还不是会留下他一个人伤心”,或是“手机不见了或者程序出错了,或者他中病毒了怎么办”。

还有“我真的能一辈子跟这个不存在的人在一起吗?”

 

并不是说詹姆斯对孟天只是玩玩而已,事实上他对孟天的喜欢让他自己都感到害怕。尤其是有的时候他看着孟天会想这个人未免太过完美,自己怎么配独占他。

这是詹姆斯人生中第一次觉得自己不配拥有些什么。

詹姆斯觉得他是喜欢孟天的,特别、特别喜欢。但他不知道这是否足够成为他让孟天留下来的理由。

 

有时候他走在大街上搓着自己冻得通红的双手,看到那些牵手,拥抱,亲吻的情侣。

他会想起来,自己好像很久都没有跟爱人有过亲密的肢体接触了。

他会突然渴望这种亲昵的动作。前所未有的渴望。

 

孟天的那句“反正也只是程序而已”一直在他脑海里回响,挥之不去。

不知道怎么回事他想起来他18岁的那个暑假。他斩钉截铁地说他一定要去当演员,可是暑假过后他还是出现在了商学院。他对当时强迫他从商的母亲是有过怨恨的,直到今天他还在想,what if当初他去的是影视学院?

他觉得这是他一辈子的遗憾。

他当然不想这一切发生在孟天的身上。他更不想在孟天心目中留下当时他母亲给他留下的印象。

詹姆斯喜欢他,爱他,想要跟他在一起。可是孟天本来就不是跟他一个世界的人,literally.

他更想给孟天自己的人生,自己的决定。而不是绑在自己身边。

这一切唯有在那个电子世界里才能实现。

 

他尝试了抛硬币。正面是走,背面是留。

出于某种原因,他在抛出去硬币的那一刻,他知道了自己其实希望落下的是正面。

他是一个很好的商业家,他会做有利的决定,不管他喜不喜欢那个决定。

 

他告诉了孟天他的决定,他在弹出的对话框里做出来选择。

他看到游戏结束前孟天上前抱了抱他,一个没有情欲的,朋友一般的拥抱。

“Take Care.”孟天说,朝他举举手中的机票,“祝我在百老汇大放异彩?”

“Of course,”詹姆斯说,笑的真诚,“It’s only time.”

“你知道,我不应该说那句话的,”孟天说,“就是关于你和我合不来的那句。”

“谢谢你詹姆斯,for everything.”他最后说,朝他眨眨眼睛“你知道我最选择困难了。”

他关上身后的门,哼着歌。

游戏结束。

 可能永远不会再见啦。

直到很久以后詹姆斯无意间听到电台里一个忧郁的男声在唱着“Don’tlet me go”他才知道那天孟天哼的那首歌的名字。

Never say never.

 

在那之后詹姆斯时常会怀疑自己的决定。不过他想起孟天每次跟他提起百老汇,音乐剧时候的神色,他就知道他没有做错。

还有某天在家里看旧电影,听到那句台词的时候,

你要是真的爱这棵植物,你就把他种在公园里,让他有根。

他收紧了手臂,像怀里紧紧抱着一个人。

 

这就是结局了吧。他想。自己总是会娶个女孩子的。

而孟天也一定能做一个出色的音乐剧演员,就像他一直梦想的那样。


“Hi Mr. Alofs,”很久以后某天詹姆斯坐在咖啡厅外的遮阳伞下享受着他的美式咖啡,不期而遇一个熟悉的声音,但是他抬头,微笑,仿佛早已料到这一刻的到来。

“You're looking at Wiley,”他的金发小子也微笑着回应,就这么站在他的面前,“I'm Wiley.”

这一次他终于可以牵到他,揉揉他的金发。

【End】



【终于写完啦!!!谢谢还在看的大家!】

【詹总的选择其实脑补了很久...觉得詹姆斯无论多么喜欢孟天其实他的这个选择还是有自私的因素存在吧,不想自己一辈子的心思都放在这个不可能的人身上...而且让天天去确实也是更好的选择,即使不是个真人也可以在自己的世界里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啊】

【写的有点奇怪...不过算是圆了自己的脑洞吧。文笔什么的,等以后有提高了会再回头来修改,大概。】

【希望天天不仅仅是在这里做成自己喜欢的事,希望他在现实中真的能完成自己的梦想,去到百老汇。】

【结局...可能是真人,但是也可能是詹总疯了的幻想(no)】

【就到这里啦。谢谢大家。】

【詹孟大法好!】

【詹孟】Loveline 7

布莱尔是詹姆斯身边第一个知道孟天存在的人。当时他就震惊了。

“詹姆斯…”他抬手摸摸詹姆斯的额头,“你没事吧?”

“没事。”詹姆斯理解他的反应,只是笑了笑拿出他的手机。“你看他。”

画面上的小人趴在桌上睡得正香,隐隐约约还听到轻微的打鼾声。看样子睡得很熟。

“我去…”布莱尔伸手想点詹姆斯的屏幕,却被詹姆斯一把拍开,“收好你的猪蹄,还有,小声点,别吵到天天睡觉。”他对布莱尔做了个噤声的动作,然后又望向屏幕里的人,还好,睡得还跟死猪一样。他无奈地摇摇头,看向孟天的眼里全是宠溺。

这家伙这几天都不知道在忙什么,好像每天都很累的样子。明明每天晚上都有很早就陪着他睡觉的。

布莱尔感到崩溃。詹姆斯啊是我对不起你,我哪想得到让你玩个游戏你就玩疯了啊。

詹姆斯看他一副吃了苍蝇的样子大概也猜到了他在想什么,“我知道这有点奇怪。”他拍拍布莱尔的肩膀说,“你就当是我有问题吧,”他说,“没办法。栽他手上了。”坦荡荡的语气。

别人或许觉得孟天只是一个虚幻的人,而且还是一个男生。但那又有什么关系。

没理由自己的情感要被人说三道四。

 

“我回来啦!”孟天的语音发过来,詹姆斯正在躺在沙发上看电视。“晚上好。”他笑着打个招呼,屏幕上的小人直直地扑到他的怀里。“干什么去了?”他把人接过来,理了理顺他乱乱的一头金毛问道。

“去彩排。最近参加了一个话剧,”孟天掐掐他的腰回答道,“哎呀真是累死我了,你知道吗詹姆斯我的角色可重要了,从开场开始我就要…”孟天一下子栽到沙发上叨叨絮絮地说,嘴上是抱怨着工作有多累有多累,但是语气却是忍不住的自豪和满足,开心的感觉溢出屏幕,这边的詹姆斯都要被他感染了。虽然他对音乐剧一点点都不了解。

开心就好。这边沙发上的詹姆斯举着手机看着屏幕上跟自己姿势一模一样的孟天想,静静听他不知道说了多久,在詹姆斯的手僵掉,手机掉下来狠狠砸到他的脸上之后才结束。

痛死了,詹姆斯揉着他的帅脸表示。

 

“詹姆斯詹姆斯,我弄出来一个新玩意。”兴冲冲地。

詹姆斯洗过澡,坐在床沿用毛巾擦着自己的头发。“什么,比如我可以把你改成女孩子?”他逗他。

“我找到可以视频的方法啦!”

詹姆斯坐在他昏暗的床头灯旁边突然不知所措。

 

那天晚上他第一次感觉到如此鲜活的孟天。第一次连贯的,可以看见对方一点点小动作的交谈。这个家伙像多动症一样,坐都坐不住,就算是对着詹姆斯也跳得不得了。音调很夸张,经常扯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总之就是光是看着他詹姆斯就觉得开心得不得了,除了笑还是笑。

他喜欢孟天咬嘴唇的小动作。让他想起那个甜甜的亲吻。

 

“喂喂詹姆斯,听得到吗。”“喂你那边画面怎么好像卡住了,你说话啊?”“咦是数据连接断了吗?”“Helloooooooo?”孟天在镜头前大呼小叫着,时而朝詹姆斯招招手时而调整一下摄像头。好像是看到这边的詹姆斯没有反应,他沮丧地拍拍摄像头,画面晃得天崩地裂。“什么嘛,我还以为都设置好了呢。”洋娃娃嘟起嘴巴,不高兴地嘟囔着。

然后这边的詹姆斯憋着笑,“Wiley,我看得到。”温柔地掐出水。

 

他看到孟天的脸,看到他的眼睛,看到他的牙齿。

 

詹姆斯当然明白他所看到的画面不过是由1和0组成的,电脑模拟出来的东西。连孟天也不例外。但是他还是想到他跟前女友异地恋的时候视频通话的样子,不同点在于这次他对屏幕那边的人感情要更加强烈。我终于理解为什么有些人愿意坐几十个小时飞机去看自己爱人一眼了,詹姆斯想,几十天我可能都会愿意。他不自觉地想要伸出手去触摸他,想真真实实地揉揉他那头柔软的金发。

几乎是同时,他看到那头的孟天也小心翼翼地伸出手。可是最后他们的手指并没有相碰,更没有机会十指相扣。像是电影上演的,在冷冰冰的监狱玻璃前,男女主角手掌贴上彼此的,手心却还是只有玻璃的温度。

呸呸呸,什么鬼。詹姆斯唾弃了自己一番,收好自己的脑洞。

 

“詹姆斯我想吃夜宵。”

“How about fish and chips?”

“……”

 

“詹姆斯唱首歌吧。”

“abcde......”

“.....再见。”

“詹姆斯那你讲个故事吧。”

“我只会三只小兔子的故事。”

“……当我没问过。”

 

詹姆斯从来没觉得跟别人插科打诨几个小时都那么令人愉快。

 

“詹姆斯我要去睡觉了!”

“嗯。”

“我睡醒之后你会不会就不喜欢我了?”

“有可能哦。”

“那我不睡了。”

“……白痴孟天。”

最后孟天还是树袋熊一样扒在詹姆斯身上被抱回了房间。

【抱歉这章更的这么晚......最近申请季学校事略多,文力也不足,抱歉抱歉qvq。目测再1-3更就结束了!】

【最后睡觉那个梗忘了来自哪里的了......感觉挺萌的。非原创。】

【天天女装怎么可以那么美......这人真是无论性别都是我的菜。】

【谢谢大家!!】

听歌很自觉会带入喜欢的cp……

自己最喜欢的一段

If I show up with a plane ticket

And a shiny diamond ring with your name on it

Would you wanna run away too

Cause all I really want is you

詹孟结婚好甜好甜好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想把Loveline的结局写到结婚了(妄想)

#只开脑洞没有文力的日常